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历史 > 匈奴皇帝 > 第451章 大结局

第451章 大结局

    乾德十三年秋,鏖战两岁有余的汉中之战,终究以蜀军主动撤军告终。和夏国硬怼了两年多,蜀国国力、军力、民力都耗得差不多了,眼见着国库空虚,朝廷不稳,民间又有乱象,刘范终究是扛不住了。

    到最后,胜利者还是他刘渊。付出偌大的代价,得到一个鸡肋般的汉中,有好大喜功之嫌。不过刘渊相信,这鸡肋,稍加经营,总归会长出肉来。据汉中而窥蜀中,夏国在面对益州将完全奠定主动优势。

    以张既为汉中太守,郝昭为安南将军,牧守汉中。留下一万军马,驻守汉中,南征大军陆续返回关中,汉中之战终结,从朝堂至民间,欢欣一片。

    须卜赤弇回长安之后,腿疾又犯了。

    南征大军善后安顿事宜,由秦王刘琤辅以齐王刘琝、梁王刘琅负责处置。

    乾德十四年春,刘渊下诏,正式册封淑妃卞氏为皇后,入主椒房殿。

    二月,陈宫、边让、张邈等中原士族因不满魏王曹操“政策”,趁着曹操三伐楚汉之际,举兵叛魏,欲迎赵入兖州,为魏太子曹昂调兵扑灭。魏王曹操两攻襄阳而不得,遂罢兵。

    魏吴攻楚,早在一岁之前,以吴夺楚之桂阳、零陵告终。周瑜染疾,归建邺休整。

    而曹操再次无功而返,自刘表亡故后,饱受战乱摧残断断续续长达两岁多的楚汉,终于得以松一口气。

    四月,夏、赵、魏三方于河内鏖战,赵、魏联合攻夏,夏失温县。

    五月,曹操以夏国师疲兵乏,魏军再出虎牢,进军雒阳,夏军以略阳公乌华黎为主将,东出函谷,与魏争雒。赵帝袁尚遣使于睢阳,欲求得魏公主,以联姻稳固赵魏联盟,曹操以女曹宪允之。

    六月,趁夏魏于河南激战,吴王孙权两路出兵庐江、广陵,将吴国边境线向北推进,数十里。魏广陵郡守陈登病重,不能挡。吴军北击至合肥,为魏扬州刺史刘馥、淮南都督韩浩率众抵挡,苦战难以下城,吴军损失不小,孙权无奈掠其民撤军。

    刘馥于激战之中,亲登城头激烈士民,中流矢,病卒,淮南士民无不感伤。吴王既撤,于江北加固海陵、广陵、堂邑、阜陵、历阳、临湖等军事要邑,以北御曹魏。

    七月,孙权命吕蒙筑坞于濡须口,以御魏军。北上占了曹魏便宜,吴王心中还是有点虚的。

    九月,郝昭自南郑出兵东进,克西城、钖县、上庸、房陵,灭当地豪族申氏。夏新立上庸郡。

    十月,楚帝刘琮泛舟于云梦泽,溺水,身感风寒,其后病亡。刘琮无子,诸臣共推长沙王刘备继位,刘备三辞而应,终于江陵称帝,走向人生巅峰。

    乾德十五年夏,吴大都督周瑜,病重而亡。秋,夏贵妃兰妧,抑郁而终。

    乾德十六年春,漠南草原胡民反,侵攻云并,这是刘渊在位所遭遇最大规模的叛乱。国家重心的南移,不可避免的是对草原控制力的下降,大量对刘渊诸多政策不满,受不了夏律约束的草原人反了,还有不少盲从之众。

    夏国有乱,赵、魏紧随之动了起来,于夏国内,亦有不安之象。不过有当年北方大战打底,这一次,应对起来,夏国从容得多。

    以齐王刘琝为大都督,节制漠中、漠东、云朔之军,全力扑灭叛军。应对赵、魏,则启用段凌、仆固澈、须卜兄弟、乌氏兄弟、王昶、郭淮、拓跋兄弟、庞德等夏国中青代将领,统帅由武进公贺兰当阜担任。

    秦王刘琤负责内安士民,调度军械、辎重、民夫以应前线。此一乱,夏国安稳度过。刘琝血洗漠南之后,一切就慢慢安定了下来。

    七月,蜀汉皇帝刘范暴毙,幼主继位,刘璋辅政,蜀汉疲敝,朝野不稳。刘备趁机开启西征,帅师伐蜀。刘渊着徐晃率偏师出武关,打荆州,给蜀汉缓解压力。刘备想要摘桃子,刘渊绝对不许。

    乾德十八年,一套比较完善的科举制度,正式在夏国实行,铺垫了那么些年,比较顺当,由秦王刘琤一力推进。可以预见,将来,夏国朝堂,会有更多寒门之才活跃的身影。

    紧随其后的,是曹魏,魏王从不以学习胡夏为耻,压制所有反对之言,排除一切阻力,在魏国内推行科举。

    在袁赵,一个名为“九品中正”的制度诞生了,草创人,叫司马懿。

    乾德十九年,夏工部郎中马钧改良长直辕犁为长曲辕犁,向轻巧柔变,利于回旋的短曲辕犁的研究,迈进了一大步。刘渊大悦,重赏。

    ......

    “魏王去了?”刘渊很是惊讶。

    如今已是乾德二十一年,刘渊早过知天命之年了,尤其最近几年,老得极快。

    “魏王曹操,头疾犯,再加伐楚身染沉疴,暴病而亡!”刘琤答道。愈加成熟,面对刘渊,表现地一如既往地恭顺。

    “曹孟德一去,朕少一心腹大患呐!”刘渊沉闷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扫向刘琤,刘渊眼神一眯:“刘备自江州起兵,再伐蜀汉!蜀汉人心涣散,凭那刘璋,纵据天险,只怕也是抵挡不住的!你对此事如何看?”

    “儿臣以为,可效五年前,出兵攻打荆州。”刘琤拱手道。

    “朝中可有不少人提议,抢在楚军之前灭蜀!”

    想了想,刘琤沉声应道:“儿臣以为,时机未至!”

    “父皇!”

    “讲!”

    “自大夏立国以来,一直是以一己之力而抗天下!依儿臣之见,此次或可联合东吴,联攻荆州!”刘琤稍显犹豫,还是禀道。

    刘渊眼珠子一转,看着刘琤:“或可尝试!你着手此事,吴王孙权,是不可小觑的!”

    “儿臣明白!”

    五月,魏王曹昂于睢阳称帝。

    冯翊郡,高陵之北,一座规模不小的陵墓拔地而起,十分壮观,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工匠们还进行着最后的守卫工作。历时四年,刘渊的“元陵”即将竣工。

    ......

    上林苑中,刘渊一身轻衣,信步漫游,漫无目的,登高望远。脚下不远处,一道极为矫健的身影吸引了刘渊的目光。那是名青葱少年,看起来却是十分壮实,一身粗布衣裳,在一整洁的小院中舞枪弄棒。

    刘渊奇之,趋步入院,唤之问话。上林苑中,是有不少为刘渊耕牧的“皇家佃户”的。

    似乎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从屋内走出一名妇女,一见刘渊,脸色一变,匆匆忙忙地上前,拉着前与刘渊笑谈的少年跪下:“罪妇携子昶,叩见陛下!”

    刘渊一愣,表情一肃,转头问少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昶!”

    从这少年的眉宇间,刘渊似乎看到了当年刘珩的风采。

    未几日,刘渊下诏封皇孙刘昶为陈王,着其领军,沿其父旧路,再启西征。这一次,刘渊将西域封给他了。夏国内,一些刘珩的旧人被启用,当年随刘珩东归的西域胡人,亦交给刘昶。

    ......

    再次踏入昭台之内,当刘渊那苍老的面容再次清晰映在刘纾瞳孔中时,泪水不自主地从她这个大龄公主的眼中滑落,直接扑入刘渊怀中。

    当夜,刘渊夜宿昭台宫,在唐妃榻上。

    清晨,替刘渊梳着那满头的灰丝,刘纾的眼睛一直是红的,忍不住将光洁的下巴磕在刘渊肩上,从后搂着刘渊,享受着父女之间“纯粹”的亲情。

    ......

    在未央宫城上,刘渊眯着眼睛,享受着日光,温暖的光线,似乎能驱散他身上的暮气。

    “张让,你在朕身边有多久了?”一直到身体有些发热了,刘渊转头问侍候着的张让。

    “回陛下,有二十五个春秋了!”张让有点唏嘘答道。

    闻言,刘渊笑骂一声:“你这个老东西,命倒是挺硬的!”

    张让如今也是满头的银白,不过看起来,唇红齿白的,这些老太监,真能活。

    表情凝重地回到黑衣卫衙署,人老成精,张让年纪虽大,但今日,他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心悸,刘渊的态度,让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一入衙署,便被一名黑衣统领带着人,押至一暗室,奉上一爵酒:“奉陛下之命,送张翁上路!”

    张让满脸的苦涩与凄凉,老眼迷离,向着宣室方向拜了拜,颤抖着手,接过酒爵,一饮而尽。

    ......

    甄洛裸着身子,伏在刘渊胸膛上,艳丽的风采与刘渊的老迈形成强烈的对比,极不协调。

    捏着甄洛下巴,刘渊咂咂嘴:“如此佳人,侍候朕这一老朽,倒是委屈你了!”

    “陛下言重了!”听刘渊之言,甄洛对刘渊妩媚一笑:“能伺候陛下,是臣妾的福分!”

    说着还用舌头在刘渊胸口挠了挠,眼看着便要埋头而下。

    “朕若驾崩而入幽冥,你可愿献身侍驾?”刘渊突然问道。

    意会了刘渊的意思,这是要让她殉葬,甄洛面色一白,两眼无辜地望着刘渊,有些不知道怎么接口。

    “怎么,不愿意?”刘渊淡淡一笑。

    “瑾儿年纪还小!”甄洛弱弱地答复刘渊。

    “十几岁了,不小了,朕准备与他封王开府!”刘渊表情平静,眼神玩味,盯着眼中满是畏惧的美人。

    “臣妾,愿意!”泪水终于落下,甄洛带着哭腔答道。

    刘渊嘴角挂着满意的笑容。

    ......

    “不知父皇唤儿臣何事?”刘琤入殿,小心地看了眼侧卧于病榻的刘渊。刘渊似乎已经油尽灯枯了,但此时的刘渊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刘渊脖子一扭示意近臣,端着一盘白绫。见之,刘琤脸色一白。

    脚步有些虚浮地走出宣室,面上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手里捧着那条白绫,身边紧紧跟着四名内卫死士,刘琤心中深沉地叹息一声。

    望着永巷方向,双手用力抓紧手中白绫,骨连处有些泛白。眼中狠色一闪,在内卫的看押下,迈步前行。目的地,洛妃甄氏处。

    “启禀陛下,洛妃娘娘已然薨逝了!”内侍九十度弯腰向刘渊禀道。

    刘渊哦了声,问道:“秦王呢?”

    “秦王殿下在殿外等候!”

    “让他回府!”刘渊声音愈加淡漠了。言罢,缓缓翻转身子,瑟缩于锦被之内。

    隔日,刘渊正式下诏,立秦王刘琤为太子。

    ......

    永巷中一处平常的小殿内,一场激情正在上演,"jiao chuan""shen yin",不绝于耳,外边恭敬侍候着一些内侍宫人。这是刘渊在后宫猎奇,胯下只是一名年轻的宫娥,不过很漂亮,胸很大,屁股很翘,腿修长,十分符合刘渊的审美。

    这么激烈的战斗,刘渊明显是用药了,酣战一场,在最巅峰之际,刘渊腰背一麻,随即便是如潮水般涌来眩晕感,只隐隐听到宫娥惊慌失措地呼唤:“陛下?陛下!......”

    然后没了意识。

    乾德二十一年秋,刘渊“病”逝,享年五十五岁,谥号武帝,庙号太祖,葬于元陵。

    太子刘琤继位,大夏迎来一个新的时代,天下迎来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可惜与刘渊没什么瓜葛了。

    ......

    大呼一声,一下子惊醒过来,脑袋还有些昏沉,忍不住按了按额头,耳边响起一柔柔的带着点惊慌的声音:“君侯!君侯!”

    一睁眼,四周有些黑暗,好不容易视线方才清晰了些。一阵呼噜声响起,刘渊转头一看,有个男人正伏于主案之上,酒气熏天。在身旁,一个衣衫不整春光外泄的美貌妇人正紧张地望着自己,而自己下边湿哒哒的,腰带都是松的,有阵阵阴风透过袍服,在底下刮着,痒痒的,凉凉的。

    这场景,似曾相识!

    这是穿越之前的“夫目之侧”!

    “君侯!您怎么了?”董媛面带红潮地贴过来,把着刘渊手臂。

    眉头紧皱着,沉思,深思!自己现在,刘渊耶?王翊耶?有些错乱了。

    很快,被董媛摩擦着,一股子**涌上心头,身强力壮就是不一样,坚挺!

    一把按倒董媛:“给朕趴好!”

    提枪上马,突刺!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