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仙侠 > 武林传奇 > 第三回岭南双剑

第三回岭南双剑

    正文第三回岭南双剑

    且说董子宁感到惊讶立刻用封穴法止住了他伤口的流血然后抱进树林中的一棵树下轻轻地放下解开自己身上的包袱取出一件内衣撕烂进行包扎。半晌那人慢慢从昏迷中醒过来一见是董子宁瞪大了一双惊愕的眼睛一问:“是你!?”

    “师兄是我你怎么……”

    那人突然出手一掌向董子宁胸口击来尽管他身受重伤仍出手不凡这是武陵剑派的霹雳掌来势猛烈能断筋裂骨。董子宁慌忙跃开惊奇地问:“师兄你这是为什么?”

    那人道:“我我跟你拼了!”说着要挣扎爬起来。

    董子宁急忙说:“师兄你千万不能动。”

    这时有个妇女的声音从树林中传来:“柳郎你看这个人好奇怪人家救了他他反而要出手伤人!”

    又是一个中年男声:“是呵!这个人怎么这样不讲道理。”

    “要是我呵我才不救他哩!”

    “凤妹这个人准是个疯子不然人家救了他他反而恩将仇报?”

    董子宁和他那位武陵剑派的师兄同时循声望去只见树林中双双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岁神态潇洒举止斯文穿着一套雪白的衣裤仿若林中的一只白仙鹤;女的也有三十来岁生得面容秀美笑意盈眉身穿一套鲜红色的杉裙分外夺目恰似一株盛开的红山茶。他们身上各佩一把利剑。董子宁惊讶地问:“你们是——”

    男的说:“在下姓柳名子仙。”

    董子宁一怔:“柳子仙?足下莫不是江湖盛传的潇洒剑柳大侠么?”

    “不敢正是在下。”

    董子宁慌忙一揖:“那一位一定是芙蓉剑凤女侠了?”

    凤女侠一笑:“你怎么看出来了?”

    董子宁说:“岭南双剑在武林中谁人不知?那个不晓?只是在下无缘不能早日拜识。”

    凤女侠笑起来:“你这个人心又好嘴又甜我真有点喜欢你了。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姓董名子宁。”

    柳子仙不禁动容:“你就是那位仗义不避亲疏的董子宁?”

    “不敢。”

    凤女侠笑着:“原来是你怪不得慕容老头子喜欢你了!”

    董子宁愕然:“慕容老头子?”

    “就是那位青袍老怪呀!你没见过他?刚才他还在我们面前谈到你哩!”

    “他就是云中电慕容垂老前辈么?”董子宁惊讶得半晌不能出声。他听师母谈起云中电慕容垂老人时说他是武林中的佼佼者江湖很少人能达到他那样的武功可惜他因为师叔祖西门子的事二十多年来不与玄武派的人来往他极少在江湖上露面想不到自己有幸遇上了!

    凤女侠笑道:“你不知他是谁?怎么不问问人家姓甚名谁?怪不得慕容老头子说你是个浑小子。”

    柳子仙说:“凤妹你怎么当着人家面前说这个?”

    “慕容老头子不是这样说吗?”

    董子宁说:“在下的确是浑慕容老前辈没有说错。”

    柳子仙和凤女侠都笑起来。凤女侠说:“兄弟你这样我更喜欢你了!你认我做姐姐吧!”

    董子宁说:“在下怎敢高攀风女侠。”

    “咦!?你不认我做姐姐么?”

    董子宁忙说:“要是风女侠不嫌弃请姐姐在上受小弟一拜。”说着深深一揖。

    凤女侠眉开眼笑地说:“哎哟!你认姐姐就是了何必要拜呵!”她扶起董子宁对柳于仙说;“这是我的弟弟今后可不许你欺负他。”

    柳子仙笑道:“只有你才会欺负他我怎敢欺负他?”他对董子宁说:“你既拜了姐姐怎不拜我这个姐夫的?”

    董子宁又是深深一挥:“姐夫在上受小弟一拜。”

    柳子仙笑着:“行了!行了!你怎么真的拜了?”

    这时凤女侠掉头问那个受伤的人:“喂!你是不是疯了?”

    那人听说是“岭南双剑”早已惊讶。岭南双剑在武林中不但以剑法、轻功称绝而且是正义的化身疾恶如仇只要武林中出现十恶不赦的败类别人制止不了他夫妻两人那怕远在千里也必然赶到剪除。因此深为武林人士敬仰。尤其是凤女侠七十二招追魂芙蓉剑达到出神人化的境地一招就取人性命。自从他们诛灭了独行万里淫贼草上飞后近十年来一直深居简出不涉及中原武林之事想不到他们在这里出现。他见凤女侠问便肃然起敬回答:“在下谭平川不是疯子。”

    “你既然不是疯子为什么人家救了你反而要打人家的?”

    谭平川愕然:“他救了我?”

    “嗳!看来你不是疯子也一定是个糊涂虫人家把你从马背上抱下来给你止血又给你包扎好伤口。你醒了不但不感谢反而出手伤人不糊涂么?”

    谭平川看看自己又望望董子宁和岭南双剑茫然地问:“真的?”

    “我能骗你吗?你看你包扎的布还是他的一件衣服哩!”

    谭平川愕然地望着董子宁:“你没有同他们在一起么?”

    董子宁愕然:“他们他们是谁?”

    “碧云峰邪教的人。”

    “是林中酒店那两位?”

    “不是是一伙蒙面人。”

    “蒙面人?”

    “唔你没跟他们在一块袭击我们?”

    凤女侠说:“我远远看见他一个人从南面来他在哪里袭击你们了?你别是在梦吧?”

    谭平川睁大了眼睛:“你一个人从南面来?”

    凤女侠说:“我能骗你吗?”

    董子宁同时说:“谭师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在哪里遭到了碧云峰人的袭击?”

    谭平川指着北面的一个山峰说:“就在那山峰背后的草坪上他们突然从丛林中扑出来一下就伤害了我们几位师兄弟。”

    董子宁一怔:“梁三哥呢?”

    “他他为了掩护我们受伤的师兄弟们逃走独自跟那一伙恶人斗恐怕现在……”

    董子宁忙问:“他没受伤?”

    “他受了一处轻伤可是……”

    董子宁一跺脚:“我去看看。”说着拔脚而去。

    凤女侠叫道:“兄弟。你怎么一个人去?他们是一伙人哪!”

    董子宁施展轻功早已消失在树林中。凤女侠对柳子仙说:“你看我这个新认的兄弟真有点浑。你在这里看着这个糊涂汉子我赶去看看。”

    “好你去吧。可得剑下留情。”

    “那要看是什么人了!”

    凤女侠纵身上树轻功又别出一格如飞鸟般的在树林上面行走地上不留半点痕迹令人难察去向转眼之间便杳无踪影。谭平川看得瞪大了一双惊愕的眼睛他平生第一次看到这样上乘的轻功。

    董子宁飞也似的翻过山峰往下一看只见梁平山的一把风雷剑正与六个蒙面大汉周旋、在稍远的山坡上已横躺着四、五具尸体其中显然有三具是武陵师兄弟的尸体。梁平山的一把风雷剑虽然厉害但身上已有三处负伤血染红了衣裤剑势已慢且战且退。看来他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那六个蒙面大汉仍死死缠着不放。董子宁看得怒从心起拔剑运力飞身而下。骤然落到梁平山的前面手起剑落以快无伦比的三十六式天罡指穴剑法。刹时点倒了两个蒙面大汉;回身又是一剑朝另一个蒙面大汉的伏兔穴刺去那人急忙纵身跃开其他三个蒙面人见突然来了这个小伙子剑法之迅、奇异也都纷纷跃开惊讶地望着董子宁。其中一位手提七星剑的蒙面大汉问:“来者何人?”

    “武夷山董子宁。”

    那人冷笑两声:“原来是玄武剑派的人又是一个送死的。”

    董子宁说:“诸位且慢动手我想问问诸位我们与诸位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半路袭击下手无情?却是何故?”

    “少废话老子喜欢杀人就杀人看剑!”那人一剑吐出朝董子宁胸口刺来。董子宁见这一剑竟是峨嵋剑派的剑功名为“金顶观日”暗吃一惊不敢用剑招架纵身避开问:“你是峨嵋剑派?”

    “什么峨眉、饱眉的老子是碧云峰人。”

    “既然阁下是碧云峰人为什么不敢亮出真面目蒙着面干什么?”

    “老子有个规矩喜欢蒙面杀人你管得着吗?看剑!”说着又是一剑劈来这又是峨嵋剑派的剑路名为“凌空八剑”一出手一招化为八招叫人不知剑峰指向何处。董子宁感到自己身前身后尽是剑光闪闪无从招架只有仗着自己自幼练成的燕子轻功翻身跃开数丈之远暗想:这人剑法在自己之上只可智取不可力敌。正想着那人早已赶到剑尖直指自己的下腹。他一闪避开伸手一剑要点那人的膻中穴想不到那人反应异常敏捷回剑一挡“刷”地一声自己手中的木剑给削飞了大半截。董子宁一身功夫都在一把剑上没有了剑功夫无法施展处境十分危急。

    那人听到“刷”地一声又见对手半截剑飞起感到愕然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定眼一看竟是一把木剑又感到奇异。他绝想不到董子宁手中的竟然是把木剑居然敢向自己挑逗并且还点翻了自己两位同伴。仿佛受了侮辱似的他嘿嘿冷笑两声:“你这小子竟用一把木剑来消遣老子难道你不怕死?”

    “怕死的就不来了!”

    那人早已看出董子宁的剑除了打人穴位外剑法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连梁平山的风雷剑也比不上眼下又见梁平山负伤几乎无力还手便说:“好吧!老子让你再拾把真剑相比不然我杀了你也不算好汉。”

    董子宁冷笑道:“你算什么英雄好汉搞突然袭击取人性命还不敢亮出自己的真面目比小偷小摸还不如连偷鸡摸狗的人也比你光彩十倍。”

    那人一听大怒对同伴说:“上!先乱剑挑了这小子再说那受伤的汉子跑不了。”

    这时给董子宁点倒的两位蒙面人已给同伴拍开了穴道挺剑跃出直取董子宁。董子宁早已一个燕子掠空轻功跃到一具尸体身旁俯身拾剑回身出手一剑直朝来人的廉泉穴刺去。此招出人意外被刺的人顿时鲜血直飞仰面翻倒。因董子宁此时用的是一把真剑那人早已断气。这是董子宁平生第一次取人性命。

    其他五位蒙面人见又死了一位同伴更是狂怒五剑齐举直奔董子宁。

    梁平山大吼一声一剑挺出迎战三个蒙面人。梁平山本已精疲力竭正危急时突然见一个人跃来救了自己感到惊奇继而见是董子宁又是惊讶他怎么也想不到董子宁会来救自己的。他休息片刻见五人围攻董子宁便奋起迎战他的一把风雷剑本来凌厉异常现在得到董子宁相助更精神大振剑法宛如闪电剑光夺目。他大喝一声:“给我躺下!”声落剑起一个蒙面大汉的一只手臂早已飞了起来。也在这时他背又中一剑血喷如泉翻倒在地。董子宁见状大惊一时疏漏左腿给“凌空八剑”划伤。跟着另一个蒙面人的剑尖直挑他的下腹。正在这时山峰骤然飞落一团红云夹带寒光寒光如惊虹掣电将这个蒙面人挑开一丈多远跌落下来已是一个死尸。其他四个蒙面大汉一时愕然定神一看在他们面前亭亭站立一位穿绯红衫裙的中年妇女面容秀丽而浑身剑气逼人。四个蒙面大汉惊骇一齐问:“你是谁?”

    “一个不怕死的人。”凤女侠的语调是冷冰冰的一出手先点了梁平山背后伤处四周的穴道制止鲜血喷出。

    那个使“凌空八剑”的人问:“你是来找死的?”

    “你说错了我是来叫你们死的。”

    其中一蒙面汉喝声:“贼婆娘看剑!”

    他话声未落凤女侠一出手剑尖已插入他的胸口“咕咚”一声仰后翻倒再也不出声了。根本看不出她是如何出剑的只看见寒光一闪人就完了。

    另一蒙面人惊呼:“这是追魂芙蓉剑!大哥我们快走。”

    “你们走不了!谁叫你们干下这伤天害理的事来。”声落剑起又是一个蒙面汉倒了下去跟着剑光飞处又一个蒙而汉不见了半边面孔。凤女侠的追魂芙蓉剑已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出手三招三招就取了三个蒙面人的性命真是不见血不收剑。

    那个叫大哥的蒙面人吓得回身就逃他刚刚跃身上山峰一团红云比他更快早已飞到了他的面前寒光闪处一颗人头滚了下来而尸体却留在山峰上。一场腥风血雨的相斗以风女侠的来临而结束。六个蒙面大汉唯一能生存下来的就是那个断了一只手臂的人当凤女侠收剑从山峰上下来时他已不知逃去了哪里。

    董子宁想不到转眼之间四位武林中的高手一下就死在凤女侠的剑下凤女侠剑法之神奇、快真是出神入化叫人不可思议。当风女侠走到他身边时他仍在怔怔出神凤女侠问:“兄弟你怎样啦?”他才从惊愕中醒过来。他望着凤女侠凤女侠仍然是一张微笑的脸气不喘、脸没红仿佛刚才的一场相斗像踩死几只蚂蚁一样的轻而易举。董子宁慌忙说:“多谢姐姐相救。”

    “兄弟你伤得不重吧?”

    “我不碍事不知梁三哥伤得怎样了!”

    “他伤得不轻呵!幸而我及时为他封住了穴道止住了血。你让我看看你的伤。”

    “姐姐还是先看梁三哥的吧。”董子宁说着挣扎要站起来。

    凤女侠暗暗点头感到自己认识这位兄弟不冤枉能先人后己这是武林中难得的好品格。便说:“兄弟你别动了我去看看就是。”她走到梁平山跟前看了一下梁平山由于流血过多早已昏迷不醒伤势颇重目前虽然没有危险但若不及时医治就很难说。这不由得使她皱起眉头。怎么医治呢?一般的金创药是无能为力的。这时她听到柳子仙的声音:“凤妹你怎么大开杀戒了?”

    她回头一看原来柳子仙和谭平川各骑一匹马而来。柳子仙这匹马是武陵剑派的它走失在树林里叫柳子仙顺手骑了来。凤女侠问:“我几时开杀戒了?”

    “你一下杀了那多么的人不开杀戒?”

    “嗳!他们是人吗?是一群害人的野兽杀野兽不算开杀戒。”

    柳子仙摇摇头:“我没法说得过你每次你都有理由。”

    “我说得不对吗?”

    “好好!你说得对。”柳子仙吸了一口气“这些尸体得处理呵!不然给官家的人看见了会殃及附近四周的百姓。”说着他跳下马来用衣袖向死尸一拂死尸突然飞起跌落到一道深谷中去。他连拂几下死尸一个个地都飞入到万丈深谷中。这衣袖之功武林中真是罕见把董子宁和谭平川都看愕了惊骇得半晌不能出声。董子宁本来想留下一个蒙面尸看看他的真面目也来不及了。柳子仙走到梁平山的跟前刚想用衣袖一拂凤女侠急得叫起来。“嗳!这是活人哪!你怎么当他是死人了?”

    “什么他是活人么?怎么不动的?”

    “不动就是死人吗?你睡着时也没有动哩!我能把你当死人吗?”

    “他真的活着?”

    “咦呀!我不跟你说了你得想办法把他救活过来他是我兄弟的三哥。”

    柳子仙看了看梁平山摇摇头:“他伤得这么重迟早会死的除非把‘三不医徐神仙’请来才行。”

    “那你就去请‘三不医徐神仙’来。”

    “你叫我去哪里请?他行踪飘忽不定还有他那个古怪脾气……”

    “我不管你一定要把他请来。”

    柳子仙无可奈何地说:“好好我去请请不来你别埋怨我。”

    “请不来你就要医活他要是他死了你赔个活的给我。”

    柳子仙对董子宁摇摇头苦笑道:“你看看你这个好姐姐简直是蛮不讲理。”

    凤女侠笑起来:“我几时不讲理了?”

    董子宁见此情形想笑又不敢笑对柳子仙说:“姐夫你告诉我那个神仙在哪里待我去请……”

    凤女侠说:“算了!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站都站不起来还想去请人的。”她掉头问柳子仙:“你去不去?”

    “去去我没说不去呵!”

    “那快点去救人如救火我在家里煮好一只狗等你。”

    柳子仙笑道:“要是这样有五成请到了!”他两袖轻轻一拂人已离开原地转眼之间便不知去向。他的轻功几乎跟那怪老头不相上下。

    凤女侠看了看董子宁腿上的剑伤擦上一些金创药又给梁平山几处伤口敷上最后对谭平川说:“你也敷上我的金创药吧。”

    谭平川忙说:“谢谢刚才柳大侠已给我敷上了不然我哪里能好得这样快。”

    凤女侠点点头问董子宁:“兄弟你现在觉得怎样了?”

    “谢谢姐姐我好得多了!”

    “好!我扶你上马一块到我庄子去。”

    董子宁忙说:“不用姐姐我自己来。”

    “别跟我客气了!”凤女侠说着运用内力轻轻一托就把董子宁托上柳子仙骑来的马上然后又找来了两匹马一匹安放梁平山一匹自己骑上。这五匹马都是梁平山他们骑来的没有走多远。

    董子宁似乎看到刚才柳子仙把尸抛下深谷时没有那个瘦猴和瞎眼的老八便问谭平川:“谭师兄那位五哥和八哥不在?”

    谭平川说:“是三哥先打他们回武陵去了不参加衡山之会。”

    董子宁看见梁平山在马背上仍昏迷不醒不觉又耽心起来忍不住问凤女侠:“姐姐姐夫能请到那个神仙吗?”

    “嗳!不用你耽心有了狗肉不怕他不到。”

    “他喜欢吃狗肉?”

    “不但喜欢简直是上了瘾只要他老远闻到了狗肉味就是不请他他也会自动跑来不管熟人生人他一坐下就吃半点也不客气。”

    董子宁笑起来:“他不怕人骂吗?”

    “他怕什么骂你就是打他他也一样大口大口地吞下去等你打够了他狗肉也就吃饱了!兄弟你以后吃狗肉碰上了那个三不医的怪神仙千万别打他也别骂他不然你连狗汁也喝不到一口全叫他吃光了最好的办法是跟他抢狗肉吃看谁吃得快。”

    这一下不但董子宁大笑谭平川大笑连凤女侠自己也笑起来。她笑得那么美像一朵盛开的春花。这时董子宁不但感到凤女侠为人和蔼可亲性格爽朗说话也妙趣横生跟她刚才杀人时那股剑气逼人凛严可畏的神态简直是判若两人。现在凤女侠是随和温顺的姐姐。而先前却是惩罚恶人的女神剑下毫不留情。

    董子宁又问:“姐姐为什么那位神仙叫‘三不医’的?他有什么不医?”

    “他呀!有三条不医:一、不医互相殴打受伤的人。”

    董子宁点点头说:“这一条好。”

    “第二抢劫行凶而受伤的强盗、凶徒不医。”

    “这一条更好。”

    “第三不是垂死的人不医。”

    董子宁愕然:“这为什么?”

    “要是一般跌打刀伤断筋折骨的都医其他郎中的饭碗不是给他敲破了么?”

    董子宁笑起来:“这神仙倒也心存善意不抢别人的饭碗。姐姐他医术真是高明么?”

    “要不他能叫神仙吗?”

    说着他们走进了一片黑森林这片森林连绵数十里遮天蔽日几乎不见阳光森林中藤蔓满布荆棘丛生地上积叶寸许马踏在上面仿佛踏在一层棉絮上软绵绵的。有的地方人马不能通过。凤女侠用剑挑开荆棘才能前进。董子宁随着风女侠左转右弯最后转进了一条幽深的山谷里。这条山谷有一道清情的山溪水在乱石中徐徐地流着山石隙中生满了各种山花。将一条清清的山溪染得色彩斑烂仿如彩带。

    他们沿着山溪的一条山路而行在幽谷中走了一段时间前面突然开阔起来在一排苍劲的古榕树中有一道门楼上面写着四个篆体字“幽谷山庄”。

    凤女侠说:“我们总算到家了!”

    董子宁说:“姐姐这山庄好偏静幽雅外人恐怕不易来哩!”

    凤女侠说:“要是外人闯进黑森林他能够不迷失方向地再闯出去就算好运气了。”

    正说着他们头上浓密的榕树林叶中蓦然一团绿色的东西一掠而过转眼之间消失了跟着又是一团红色的东西在枝叶中飞来董子宁和谭平川正感到惊讶不知是什么东西只听到凤女侠喊着:“小剑、小琴你们怎么跑到树上去玩了?都给我下来!”

    红色的东西骤然从榕树上飘落在他们的马前董子宁一看竟然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身穿红衣红裤一双眼睛像黑宝石似的亮满脸的稚气带着委屈的神态噘着嘴说:“妈妈小剑抢我的荔枝。”

    凤女侠大声喊道:“小剑小剑你不过来小心我揭你皮。”

    喊声刚落绿色的东西从枝叶中飘来停落在小姑娘的身边董子宁一看是一个男孩子年纪顶多比小琴大两岁一脸淘气劲眉目清秀手里捧着一大串鲜红的荔枝说:“妈妈你别听小琴说的这荔枝是我摘的她要抢我的吃。”

    小琴嚷道:“是我摘的是我摘的。”

    小剑道:“我摘的。”

    凤女侠道:“别争了不管谁摘的都一人一半。”她指着董子宁说:“这是你们的舅舅快过来认识一下。”

    小剑、小琴惊讶地问:“舅舅?”

    “唔!看你们一点规矩也不懂还不叫舅舅?”

    他们叫了“舅舅”后小琴问谭平川:“你也是舅舅吗?”

    凤女侠:“那是谭叔叔。”

    “那这位睡着了的大胡子呢?”

    “这是梁伯伯他受伤了。好啦!快回去告诉长婶说有客人来了准备好住的地方还有把那条大黄狗杀了好招待客人。”

    小琴眼睛一亮:“那有狗肉吃啦!”

    凤女侠笑道:“就数你嘴馋。”

    小剑却把荔枝往小琴手中一放:“好啦!有狗肉吃了我也不跟你争荔枝吃了!我去告诉长婶婶去。”说着他纵身上树身子一闪便消失在浓密的枝叶中。

    小琴喊着:“你等等我!”也是身子一闪上了树梢转眼就不见了而荔枝却散落一地。

    凤女侠拾起了荔枝对董子宁说:“这两个孩子都叫你姐夫惯坏了!”

    董子宁和谭平川笑了笑没出声。都在暗暗惊讶这两个孩子年纪轻轻却练成一身的好轻功。

    他们穿过门楼没走多远只见里面又是别有一个天地想不到幽谷尽处竟有小桥、流水、回廊、楼阁、曲径、庭院等等它们都是依山势而建筑巧妙地形成了一座异常雅致的山庄园林回廊曲径两旁是一色的荔枝和龙眼果木荔枝树上已是结果盈盈了鲜红夺目。而园林处处杜鹃花盛开几乎映红了整个蓝天幽谷山庄仿佛座落在一片红云当中这真是人间的神仙府第。

    董子宁他们被安置在“飞霞阁楼”上。飞霞阁内的设置和用具都非常精美有苏州的刺绣、江西景德镇的瓷器、大理石嵌镶的桌椅、福州的名贵漆盒、潮州的抽纱、杭州的丝绸挂帘这里真是窗明几净一切布置得令人感到舒适和愉快。

    董子宁腿伤并不十分严重又敷上凤女侠的金创药倒也能走动了他凭栏眺望幽谷山庄四周的景色。忽然听到小琴的叫声:“长婶婶我不吃狗爪子。”

    董子宁往下看只见小剑、小琴蹲在溪边看长婶杀狗。长婶边洗狗肉边说:“吃了狗爪子登山爬岭才快哩!”

    小琴说:“狗爪子脏哪!我不吃。”

    小剑却说:“婶婶她不吃我吃我不怕脏我要爬山登岭比野豹子还快。”

    小琴说:“那我也吃比野豹子还快。”

    小剑说:“你不能吃。”

    小琴问:“我怎么不能吃?”

    小剑眨眨眼睛:“因为你是个丫头。”

    “谁说丫头不能吃?”

    “妈妈说的丫头吃了狗肉会破相会变成一个没人要的丑蛤蟆。”

    董子宁听了觉得好笑感到这两个小孩子天真得有趣。

    小琴问长婶:“婶婶吃狗肉会破相吗?会变成丑蛤蟆吗?”

    长婶笑着说:“福大的人就不会破相。”

    “那我也福大不破相。”

    小剑说:“你算什么福大尽哭鼻子。”

    “谁哭鼻子了?你才哭哩!”

    “你哭你哭!”

    小琴恼了掬水向小剑身上泼去一边说:“你哭你哭!”泼得小剑满头满脸是水小剑跳起来想还手长婶说:“你看看你们说得好好的又打起来都不准动手!”

    小琴说:“婶婶他说我哭哪!”

    长婶说:“好啦!好啦!给我把狗肉提到厨房里去我等会儿就来。”

    两个小孩子就争着提狗肉到厨房去了。

    董子宁目送他们进了厨房才把目光收回来远眺幽谷远处的群峰心想韦妈妈和白小姐现在哪里?那伙蒙面人与她们有关系吗?蓦然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来是谭平川从房间里走出来便问:“谭六哥你伤势不轻呵怎么不多躺一会?”

    谭平川摇摇头忧心忡忡地说:“我不要紧就是三哥的伤……”

    “他现在怎样了?”

    “一直昏迷不醒尽说呓语。”

    董子宁看出谭平川这个人颇重义气为人虽然鲁莽却也正直不象冯瘦猴那样为人心狠手辣昧着良心说话。在和他交谈中知道他是二师伯的第六弟子原是一个猎人因父母被大恶霸杨铁腿踢伤而死他一怒之下只身闯入杨府又被杨铁腿打伤幸遇梁平山相救便投入武陵剑派学艺以图报父仇。

    董子宁宽慰他说:“谭六哥你放心有柳大侠亲自出面相请那位神仙会来的。”

    阁楼上一阵沉默董子宁蓦然想起一件事来便问:“谭大哥你们是怎样遭到那伙蒙面人暗算的?”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当我们翻过山拗正下坡时呼地一声从小路两旁树林里跳出七、八个蒙面人说声:‘碧云峰人在此!’一下就刺倒了我们三位师兄弟。三哥纵身下马拔剑也砍倒了他们两个人叫我护着三位受伤的师兄弟先走。我说:‘三哥你先走我来应付他们。’三哥吼道:‘你快走!’可是就在这时我身中两剑伏在马背上三哥大叫:‘六弟坐稳!’他用剑刺马马狂奔起来以后我就不知人事了……”

    董子宁一时不出声看来那三位武陵师兄弟已死于非命了。半晌又问:“谭六哥你们怎么不走大道而走小路的?”

    “这……”

    董子宁看了看他的神态心里已明白其意便问:“是不是怕那怪老人?”

    谭平川尴尬地点点头说:“我们连夜走不敢走大道专走小路。夜里小路不好走我们选了一处偏僻的山村住下天亮三哥叫五哥送八弟回山治眼我们五个人便取路北上衡山。走了半天没碰到人谁知就在那条下坡山道上碰上了那伙人。初时我们以为是你带了那伙人来袭击我们的怕我们看出你便故意蒙上了面所以我一见你……”

    董子宁一笑但谭平川的话却触动他心中一串的疑问:那伙人为什么要蒙面?他们真的是碧云峰的人?既然是碧云峰的人为什么要蒙面?难道还怕人认出?莫非是杀害金鞭侠一门的凶年嫁祸给碧云峰?从他们招式上看显然是峨嵋剑派的功夫可是峨嵋派一向与玄武剑派无仇无怨呀!为何要未寻衅?可惜当时自己来不及阻止凤女侠要是留下一个活口问问多好。当他想掀开蒙面人尸上的布袋时又叫柳子仙衣袖中一个个拂下了深谷。他想了一下又问谭六哥:“有没有人知道你们要走小路?”

    “除了五哥和八弟没任何人知道。”

    “一路上没碰见可疑的人?”

    “没有。”

    董子宁百思不得其解却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问:“净清道长也不知道?”

    谭平川愕然:“净清道长?净清道长不是给那怪老人杀害了么?”

    显然净清道长没有同他们在一块他们也没有看到净清道长这又与峨嵋剑派扯不上了。董子宁摇摇头说:“怪老人没有要他的性命放走了他他只是受了重伤。”

    谭平川又愕然:“真的?他没有死?”

    “他没有死。”

    董子宁正想将昨夜的事情说清楚楼下却响起了小琴的叫声:“哎!你这个脏和尚怎么跑到我们厨房偷狗肉吃哪!”

    小剑也问:“你几时跑进来的?”

    董子宁和谭平川闻声急忙往下一看果然有一个光头和尚穿着一身灰色的旧俗袍年约五十上下面黄骨瘦正坐在厨房门口一块石头上手里端着大碗热腾腾的狗肉用手抓着吃。小剑、小琴都在惊讶地望着他。

    小琴说:“脏和尚我们问你哪!你是聋子吗?”

    小剑说:“他一定是个聋子。”

    和尚忙着吃狗肉仍不理睬。

    董子宁心中暗道:这和尚从哪里来?他是怎么跑到这周围没人烟的幽谷中来的?

    长婶闻声赶来见状大惊叫起来:“你是哪里跑来的贼和尚?竟敢到这里偷狗肉吃想找死了!”

    和尚吞下一大块狗肉然后笑嘻嘻地说道:“我只想吃狗肉不想找死。”

    小琴说:“原来这脏和尚不是聋子呐。”

    和尚说:“谁说我是聋子了?呵?”

    长婶喝着:“快把碗放下来!”

    “我还没吃够呀!”

    小琴说:“婶婶这脏和尚吃过的狗肉我不吃了!”

    和尚说:“这么香的狗肉你不吃?”

    长婶大怒:“你放不放下?”

    “我不是说我还没吃够么?”

    长婶不由他说抢过去要夺他的碗他死死抓着不放长婶竟夺下过来恼得一巴掌拍过去“叭”地一声和尚无事长婶反而给弹出了丈多远的地方摔倒在地上。董子宁大惊原来这和尚有一股真气护身这是武林中的铁衫罩真功一般刀剑不易砍入。显然这不是一般的和尚是位武林高手。他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是偶然闯进来的?还是那伙蒙面人的同党来报仇?

    小琴叫起来:“你这个死脏和尚怎么打我婶婶啦!”

    “我没打她是她打我你没见么?”和尚依然继续地用手抓碗里的狗肉吃着。

    小剑在旁出其不意抢去了和尚手中的碗这碗长婶抢不过来叫他轻易地抢了过去。他跟着纵身上树。和尚愕然:“你怎么抢走了我的狗肉?”

    小琴问:“是你的吗?不怕羞!”

    “我从锅里装的怎么不是我的?”

    小剑在树上将一碗狗肉照和尚迎面劈来:“好!是你的你拿去吃吧!”

    这碗狗肉来得迅眼看就要碰到和尚脸上和尚慌忙用手轻轻一接顺势一个鹞子翻身连人带碗都翻了一个筋斗一碗狗肉不但没掉一块连狗汁也没抖落出一见半点来。

    小琴奇异:“你会翻筋斗?”

    和尚笑着说:“我不会翻筋斗这碗狗肉不就槽塌了?”显然话语中并无恶意。

    小琴叫道:“你再翻个筋斗看看。”

    “嗬!等我吃饱了一定翻个给你看看。”

    “不行你现在翻!”

    “我还没吃饱呵!”

    他话没说完手中的一碗狗内又叫小琴敏捷地夺了去。和尚一时傻了眼:“你怎么也抢了我的狗肉?快还给我。”

    “不给。”

    “不给?我抢啦!”

    小琴像燕子似的飞上另一棵树上:“脏和尚你来抢呀!”

    “小丫头你以为我不会上树上?”

    “来呀!不然你吃不到狗肉。”

    “好你等等。”

    和尚刚想纵身上树想不到小剑从树上跃下在他的光脑壳拍了一下他回身要抓小剑时小剑又己轻跃上树而背后又给小琴飞过来踢了一脚。这两个小孩子以自己出色的轻功、机灵、敏捷的动作弄得黄面瘦和尚顾此失彼不是头上挨了一巴掌就是腿上挨了一拳要不背脊上又挨了一脚。这两个大胆机灵的小鬼也知道这和尚有一股真气拍时、踢时并不出力使他深厚的内力失去了反弹力的作用目的在捉弄他叫他吃不成狗肉。

    董子宁在阁楼上看得暗暗笑谭平川也忍不住笑起来。

    和尚左纵右跳东翻西扑到头连一个小孩也捉不到两个小鬼就像两只轻捷的燕子在他身前身后穿来插去出其不意给他敲打一下弄得他浑身是汗最后坐下来不再追扑了。小琴在树上侧头娇问:“脏和尚你怎么不追啦?”

    “不追了!”

    “那你不吃狗肉啦!”

    “吃呵!”

    “想吃就来追呀!”

    和尚瞧了小琴一下又看看小剑猛然敲着自己的脑袋:“我怎么这样傻呢?我不会到厨房再装一碗么?好啦!两位小施主这碗狗肉我送给你们吧老袖再去装一碗。”

    “哎!”小琴急了“你不能去装。”

    长婶这时怒冲冲提了把长剑出来:“贼和尚你想往哪里跑?”说时一剑直朝和尚心窝刺来。这一剑说到便到和尚将衣袖轻轻一拂一把长剑飞上了天又朝长婶头顶直落下来。长婶大惊失色正想避开小剑却象蓝天的飞燕飞过来接住了半空中的剑顺势将剑尖直点和尚的咽喉这一招迅极了想不到和尚出手一挟小剑的剑竟挟在和尚的两指之间小剑却摔倒在地上。小琴大惊轻身飘来伸手要挖和尚的眼睛。这时凤女侠奔出来了喝着:“小琴不得胡闹。”

    小琴骤然收手轻轻跃下呶着嘴说:“妈妈这脏和尚偷狗肉吃哪!”

    “别乱说这是徐神仙。”

    董子宁本想出手帮助小剑、小琴见凤女侠出来了立刻停止了自已的行动现听凤女侠这么一说更是愕然:什么?徐神仙?这黄面瘦和尚就是那大名鼎鼎三不医的徐神仙?

    小琴茫然:“妈妈他是神仙吗?”

    “是呀!”

    “神仙也偷狗肉吃吗?”

    小剑早已从地上跳起来仰着面问和尚:“你是神仙?”

    和尚摇摇头:“我象神仙吗?神仙不会吃狗肉的更不会偷狗肉吃。”

    凤女侠笑道:“徐神仙你怎么一来就跟两个小鬼缠上了?”

    和尚笑道:“凤施主你这两个小宝贝练得一身的好轻功老衲狗肉没吃上倒挨了不少的小拳头和小巴掌险些连一双眼睛也没有了!”

    凤女侠笑起来:“谁叫你冒冒失失到厨房偷狗肉吃。”

    “老衲就是嘴馋。”

    小琴把放在树丫上的一碗狗肉取了下来端到和尚面前:“徐神仙你吃吧!”

    “多谢小施主了老衲早知这样就不去追扑你们了。”

    凤女侠说:“算了!你还不是跟这两个小鬼凑趣?你若将一成的功夫使出来别说他们碰不到你你只一抓早把他们抓住了!好啦你来了他哩?”

    和尚一时没领会愕然:“什么他哩?”

    “嗳!就是去请你的他呀!”

    “他还没有回来吗?”

    “奇怪了怎么你来了他倒没回来……”

    “来了!来了!”

    柳子仙背着药箱从花径上跑了过来对和尚说:“你跑得好快呵!我刚一转身就不见你了!我还以为你躲着我不来哩。”

    “哪里哪里!老衲老远闻到狗肉香了所以抢先一步赶来。”

    柳子仙大笑:“我怎么没闻到呵!”

    “这一点你不及老衲了老衲狗肉吃得多只要十里之内有人煮狗肉我一闻就闻得出来十拿十稳没一次误事。”

    凤女侠问:“徐神仙你是先吃狗肉还是先看病?”

    “当然是先吃狗肉后看病。不过老衲这一次狗肉吃过了还是去看病吧!凤女侠老衲有话在先这次伤的是什么人?是不是汪洋大盗?”

    “噢!我能结交汪洋大盗吗?这是我弟弟的一位师兄玄武剑派的人。”

    “他找人寻仇?”

    “不!他遭人暗算自卫负伤。”

    “好好有这两条老衲包医了。凤女侠要是你们夫妇合计骗我莫怪老衲今后断交情。”

    “我们怎敢骗你这位神仙呢。”

    “要是这样老衲就不明白了你几时又有了一个弟弟?”

    柳子仙说:“这是她今天才认的弟弟。”

    “哦!?既然是凤女侠看得上眼的肯认作弟弟想必这人的人品是不错了!老衲倒想先见识见识。”

    “他是武夷山的叫董子宁。”

    和尚惊喜:“是那个仗义不避亲疏的小伙子么?”

    凤女侠奇异:“你见过他?”

    和尚摇摇头:“老衲听一些上门求医的人说到他还无缘相见。”

    董子宁感到不安想不到自己只凭良心做了一件小事就深得一些武林高手们的重视谭平川也深有感触地说:“董贤弟看来昨天的事你做对了我们错了。”

    说着凤女侠夫妇带着徐神仙上楼来了他们两人慌忙出迎。徐神仙打量董子宁笑对凤女侠说:“要是老衲一双眼睛没看错你这弟弟是一位心地善良的人是武林中后起之秀!”

    董子宁深深一揖说:“禅师过奖了!在下实在汗颜愧不敢当。”

    和尚又打量谭平川问董子宁:“他就是你师兄?”

    “是!”

    “他伤势并不危险呀!”和尚转头对柳子仙说:“你怎么骗老衲呵!说他快要死了?”

    凤女侠说:“不是他哪!”

    “哦?不是他那又是谁?”

    董子宁忙说:“他在房间里一直到现在仍昏迷不醒。”

    “那快去看看。”

    他们走进房间只见梁平山脸白如纸卧在床上说着呓语。和尚略略按脉一会儿皱眉不语。凤女侠问:“有救么?”

    “他一颗心给刺穿了!”

    柳子仙问:“那怎么办?”

    “要换一颗心。”

    众人愕然:“换心?”

    “对换心换一颗人心。”

    “那去哪里找一颗人心呢?”

    “只好杀一个人了!”

    董子宁一怔:“要杀一个人?”

    “唔!不然就是神仙也难救。”

    凤女侠问:“死人的心能不能换?”

    “那看死多久刚死一天的可以换。”

    柳子仙大喜:“那我去山谷里找颗人心回来?”

    “那里有刚死的人?”

    “有有别说一颗就是四、五颗心我也给你找到。”

    “你找来的心纵有十颗也没用还得老衲亲自去取来才有用。”

    “那我跟你一块去。”

    “慢点这个人快要断气了只好用老衲的真气给他延长一个时刻。”和尚说完将手掌按在梁平山胸口的膻中穴上让自己体内的一股真气灌到梁平山的体内。不久梁平山苏醒过来能微微地睁开眼睛了。和尚说:“好了你们好好地照顾他吧!”他拉了柳子仙的手:“我们走吧!”

    “呼”地一声他们两人从窗口跃出转眼之间竟上了幽谷的高峰一下就不见了。

    董子宁这两天来的经历足够他一生难忘了。他先是看到韦妈妈的醉剑白燕小姐的无形梅花针继而碰上了青袍怪老人慕容垂老前辈这些人的武功都叫他惊奇不已想不到又碰上了“岭南双剑”和这位怪神仙他们的剑功、轻功都叫他望尘莫及怪不得怪老人说自己是井底蛙不知天有多高海有多深。单单在这岭南之地就有这么多的武林高手其他地方可想而知。

    刚才他见徐神仙用巴掌往梁平山胸口一按梁平山就从昏迷中醒过来这是武林医术中的气功疗法。只有内力异常充沛气功练到炉火纯青才能做到这一点。

    梁平山苏醒过来看见自己躺在一间精致的房间身旁还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感到愕然。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