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玄幻 > 天革 > 第六百六十七章 隔层纱

第六百六十七章 隔层纱

    很明显,小惜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如果说一群魔族的军队突然消失。

    在小惜的认知范围内,

    能如此,

    只有两种可能,

    就是先前早已布下了转移阵法。

    或者,从一开始,这兵分两路其实就是假的。

    但如果真是假的,

    又显得魔族好像有些多此一举,

    毕竟这个举动到底是做给谁看的呢?

    回到陈炼这头,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妖族的皇妃。

    虽说长公主现在在北房待着,

    暂且安然无恙,

    谁也不曾想,最危险的,居然还真就是妖族。

    面对魔族即将入侵,

    身为炎王的珍福,

    此刻由于陈炼的身份,

    幸亏她的帮助,

    在极短的时间内,

    陈炼便同她一起见到了皇妃。

    本来皇妃似觉得,是不是有妖王回心转意的事。

    但陈炼带来的消息,让她作为一个妇道人家,

    头一次面临如此困难的抉择。

    听说陈炼回到了皇妃那,

    雷鸿倒是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碍于此地是皇宫,即便他是禁军,

    眼下也只能在外面后着。

    听里面丝毫没什么动静,

    倒也作罢,只得耐心下来。

    “陈炼,魔族有多少人?”

    “十万左右。”

    如今妖族没了妖王,

    本就势单力薄,

    即便有了炎王回来帮助,

    可真要打起来,起码也是两败俱伤。

    但问题是魔族会如此蠢吗?他们必然有后手。

    于是,情急之下,皇妃急忙传令,

    请几大家族,赶忙来皇宫商议。

    这已经是战争的问题,身为人类的陈炼,自然不好搀和。

    反正珍福在就足够了。

    刚出皇宫门,

    傍边,随即拍了肩膀,

    陈炼侧过头一瞧,

    “雷鸿,原来是你!”

    “怎么?几日不见,就这么不待见我?”

    “那到不是,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知道我来了。”

    按照计算,魔族应该会在两日后抵达妖族外围城市。

    陈炼与雷鸿来到一处酒楼,

    私下将此事说了一番,

    应该来说,目前还没多少人知道。

    雷鸿一听,震惊无比。

    他一个禁军,又能如何?

    即便真上了战场,也不能左右战局。

    一口酒下肚,

    从口顺到肚子,那股劲,

    眼下不是什么爽,而是一种无奈。

    陈炼是不怎么喜欢喝酒,

    雷鸿因此事,

    此刻一杯接着一杯,

    他如今尚未娶妻生子,

    眼看战事起,他心中的苦水连绵不绝。

    “兄弟,说句真话,魔族这次绝非等闲啊!”

    一句后,又是将酒杯摁在桌上,

    随后给自己满上,

    没等再喝,

    他又道,

    “过往,除了妖族跟人类联合,否则那次妖族不是被打得落荒而逃?”

    再一口闷,

    雷鸿又道,“即便妖族的人,实力,同等级是被人类强不少,

    可……强大意味着数量少,而且会有很大的损伤。

    我虽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只是如今我……”

    一言难尽,陈炼是看在眼中。

    毕竟妖族其实比之人类要单纯得多,

    他们没有过多的其他事端,

    穷其一生,很多妖族的人,也就一两个简单的念想。

    陈炼拍拍他的手臂,

    有些安慰道,“怕什么?这不,这次我来跟你们联合了嘛!”

    雷鸿以为陈炼在开玩笑,

    挥挥手,“你一个?即便你再逆天,可你也就现在的境界,

    那魔族,虽然魔使不过金阶顶峰左右,

    可他们不是单纯以实力来定权力的位置。

    按照过往的情况,起码得有两到三个圣阶的高手。”

    不过一番说明后,

    雷鸿依旧没发现陈炼有任何担忧之色。

    日落西山,当珍福回到雷鸿的官邸的时候,

    陈炼刚好驾着他回去。

    还赶巧在门口碰到了。

    雷鸿一身酒气,以至于陈炼也被感染了。

    两人那东倒西歪,着实让珍福看得不舒服。

    见来人是炎王,

    雷鸿就算再有多大的醉意,此刻也得抖擞精神。

    一番礼貌,“炎王大人,您来我府上,不知……”

    雷鸿就怕什么责罚之类的事。

    那知后者只是一脸鄙夷地看两人一眼,

    随后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搞得雷鸿哑口无言,都不知道是不是进的自家的门。

    陈炼与雷鸿相互看了一眼,

    都有些不明所以。

    好在进去后,没发现珍福的踪迹,

    陈炼觉得还是先将雷鸿抬进他屋里较好,

    怎么说这会儿雷鸿都几乎有些神志不清了。

    等陈炼合上屋门,转身回头,

    差点没把自己给吓死。

    珍福距离他不到一尺的距离站着。

    丝毫没有半点生息。

    见陈炼被自己吓着的样子,

    珍福格外好笑。

    想想也是奇怪,一个炎王,怎么居然还跟个孩子一样喜欢开玩笑。

    陈炼分毫笑不出来了,

    只问道,“你们今天的商议如何了?”

    两人并排一边走,一边聊着,

    “魔族有十万,我们妖族其实也就差不多这个数,

    好在个大王,加贵族都鼎力支持……”

    “人家可是有圣阶的高手,你们……”

    “不怕,大家都抱着必死的信念。”

    陈炼有些佩服妖族的人,到底跟雷鸿说的一样。

    妖族没有人类那么多坏的思想。

    两人说着,来到一间屋子的门口,

    陈炼刚抬手,打算拉开门帘,

    可还没动,突然停了下来。

    “这个珍福,你看,我要休息了,雷鸿这地方大,你不如再找一间?”

    分明就是下逐客令了。

    可珍福的表情,却似没听到一般。

    “不用,我也到这间休息啊!”

    “那行,我去那边那间吧!”

    不想,珍福突然就笑了出来。

    她没想到,陈炼还有点基本道德,

    只是这回,珍福想要硬着头皮试下。

    起码她要试探下,陈炼到底对自己有几分的想法。

    于是指了指陈炼的戒指,

    “她们龙族不都跟你一起的吗?”

    陈炼低头瞧了一眼,还真是。

    至于到底出不出来,貌似陈炼脑海中,

    好像除了先前的黑月,也没人会出来。

    而且现在黑月也不出来了。

    没办法,对方说到戒指,

    “行吧!待在戒指里可以,反正你也要修炼提高。”

    只是哪有那么简单的好事?

    珍福其实早就在戒指中给自己开了个新的空间,

    以至于她做什么,其他人都不晓得。

    直到半夜,当银色的月光透过窗户,刚好打在陈炼脸上的时候,

    这时,珍福刚好坐在他床边上。

    也不知是几个意思,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左看右看,

    你要打算干什么?连她自己都不晓得。

    脸上却不时地在发笑。

    “陈炼,陈炼,醒醒,能跟我说说话吗?”

    古人云,女追男隔层纱。

    珍福也不知为何,

    也许过往许久,她都没有真的去尝试给自己一个机会。

    当袁远彻底放弃后,

    她心中的那种期盼,由于时间的漫长,

    显得格外热烈。

    朦胧中,见珍福就坐在一旁,

    陈炼赶紧睁睁眼,

    “怎么了?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没想珍福直接翻了个身,坐到床里头。

    同陈炼一起靠着一边的床板上,

    “我睡不着,不如你陪我聊聊天?”

    这种话,只有骗小孩的,谁都知道她根本不需要睡。

    “这……大半夜,你想聊什么?”

    陈炼总感觉好像自己被计划了。

    “你觉得,袁远对我如何?”

    “……什么意思?”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