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仙侠 > 从前有间庙 > 第四百五十一章:结束?开始?(大结局)

第四百五十一章:结束?开始?(大结局)

    “啊!”

    三十三天外,陡闻一声怒吼。

    旋即就见通天教主又惊又怒的冲出虚空,惊骇欲绝的朝天边掠逃。

    仿佛身后有某种不可言说的大恐怖在追他。

    确实有东西在追他。

    便在他身后的空间,一条恐怖的巨虫猝然现出冰山一角,委实大的惊人,一眼之下,整个天地都似难以承载其全貌。

    巨虫身后,一座古朴道宫若隐若现。

    正是那紫霄宫。

    “好大一条蚯蚓!”

    姬神秀存于虚无,望着那条巨虫,神情莫名诡异起来。

    这鸿钧老祖的真身居然是条蛐蟮,他怎么会是一条蛐蟮呢?

    可当真出乎意料。

    思忖间,眼看通天教主就要丧命,姬神秀当下抬手顺势一捞,面前虚空立如水波荡漾,时空斗转,再瞧去,通天教主已到面前。

    “人祖,你敢坏我好事!”

    嘶吼传来,已非人声。

    立见有一黑色大磨散发着毁灭气息,洞穿无尽时空,破开虚无而来,所过之处便是混沌都在破碎坍塌,端是恐怖的无以复加,身后留下一条破碎的黑色鸿沟,万千法则俱归无用。

    “小心,此宝名为灭世大磨,为混沌至宝,威能恐怖!”

    通天教主见机忙提醒道。

    姬神秀面无表情,右掌一翻,盘古斧已握在手里,对着大磨便劈了下去。

    “嘿!”

    “轰!”

    两者交击碰撞的瞬间,大磨中便听鸿钧的痛呼响起,姬神秀则是提着石斧倒退数步,颜色神略有变化。

    他看向通天。

    “上清道友可无事?”

    见状,通天教主神情方才一松,然后竟瘫坐在地,跌足痛呼道:“可怜我那些弟子,竟全都入了鸿钧的口中,啊!”

    他神情惨变,气怒攻心,一口逆血当即吐了出来。

    “可恨我等尊他为师,不想到头来居然成了他果腹之物。如今天地大神通者皆已遭劫,看来无量量劫当真由此而始!”

    “不好!”

    猝然,通天教主痛心疾首的神情一变,忽变得痛苦不堪,浑身上下神光四溢,背后惊见诛仙四剑齐出,望着姬神秀眼中杀意无穷。

    “那鸿蒙紫气有古怪,接引与女娲皆是因此遭了毒手!”

    话起话落的功夫,通天教主已似换了一个人。

    姬神秀眼睛一眯。

    “鸿钧、”

    通天教主冰冷的面容蓦然又变,挣扎颤抖,一身气息如汪洋大海,起伏不定,浑身更是透出一股极致锋芒的剑意。

    咬牙切齿的话语近乎挤出来的一般,却见通天教主眼露决然,那诛仙四剑忽剑尖直转,四剑直对他本身,一声低吼中,四柄杀剑已是自行贯入身躯。

    剑气霎时激荡。

    通天教主身插四剑,浑身上下血水飞溅,只在他痛苦的嘶吼中,肉身轰然粉碎,遂见元神浮出,其上一缕隐晦紫气如青烟般窜出,竟是自斩了圣人道果。

    他身形再凝,脸色已苍白如纸,失了鸿蒙紫气,其一身修为层层下跌,直到大罗金仙,方才堪堪停止,身受重伤。

    “受死!”

    然身形甫一出现,他青萍剑便已一剑朝着那缕鸿蒙紫气劈出。

    奈何紫气犹如活物,流窜游走,似受到某种莫名力量的牵引,避开剑气,一头钻入虚空不见踪影。

    “道友这般决断,让人佩服!”

    姬神秀叹了口气。

    通天教主摇摇头,他说:“当初见你未曾得到鸿蒙紫气便得证混元,我心中就已经有了这个念头,只是缺始终未对鸿钧老儿有所怀疑,不曾想,会是这般结局。”

    “这般也好,破釜沉舟,正好借此得悟大道!”

    “看来还要劳烦道友相助,这四剑权且送予道友了!”

    他把诛仙四剑招来,怅然若失的看了片刻,然后毫不留恋的落在姬神秀面前,自己手中只提着一柄青萍剑,刹那间,历经了大起大落,通天教主黑发陡然竖起,体内竟是生出一股前所未见的恐怖剑意,竟是破而后立,登峰造极。

    “道友安心疗伤吧,如今洪荒名存实亡,大劫将至,此番还需并肩一战,共退大敌!”

    通天教主也不再多言,径直走入了祖庙。

    经此一劫。

    却见洪荒大地上,万类各族,除却被姬神秀收走的之外,余下无不是成了鸿钧的口食,便是连山河大地,地气、灵脉他都未曾放过。

    姬神秀瞧在眼中,掐算推演之下,便已明了了对方的打算。

    这天地万事万物,地气,水脉,哪怕山川河流,无不是盘古所化,便如其一部分,如今鸿钧吞天噬地,却是也想夺那盘古的根本。

    仿佛一直压抑的本心得以宣泄释放,鸿钧浑然没了昔日无为无情的面容,反而桀骜癫狂,肆意的吞噬着洪荒生灵。

    它本就为混元,姬神秀他们不出,整个洪荒又有几位敌手。

    这一日,又有人寻来,却是后土娘娘,领着一众余留巫人而来。

    “鸿钧已将凤凰,麒麟二族吞尽,如今洪荒大地已吞无可吞,他正在吞吸日月本源呢,如此一来,阴阳乾坤一散,洪荒大地没了规则,离真正的破灭恐怕不远了。

    转眼又是千年。

    洪荒大地,早已彻底沦为死地,说是地也不准确,只因大地上多已归于虚无,光秃秃的,江河湖海皆已没了踪影,不光如此,连土都没了,大地坍塌出一个个扭曲的空间,支离破碎,像是随时会破开。

    而鸿钧正孤身一人立在虚空中,吞吸着日月精华。

    “轰!”

    而在混沌空间,那茫茫混沌之气中,此时就见一尊巨大的躯体盘坐不动,然那无边混沌之气却是以其为中心,翻滚激涌,更见有浩瀚魔气弥散。

    蓦然,声声狂笑激起。

    “呵呵……哈哈……终于成了,盘古真灵终于被我彻底炼化了……”

    数只魔爪攥破混沌,一时间整个混沌空间就如狂风中怒海汪洋,似是沸腾了一般,现出灭世般的奇景。

    “哼!”

    庞大魔影起身。

    “此次必要报封印禁锢之仇!”

    分不清是大天魔亦或是罗睺的魔物话语阴森,狰狞怪诞。

    “不急,咱们先去洪荒稳固一番实力,到时候把那些什么圣与祖全部抹去,大肆吞吃一番,岂不美哉!”

    阴森话语忽变,低沉冷冽,说话间,已离了混沌直朝洪荒而去,可还未过去。

    “咦?”

    眼见一片死寂满是毁灭的洪荒世界,魔物也似有愕然,但等看见那条横亘在虚无中亿万丈长短的蛐蟮后,罗睺当下恨杀无比,然后又笑了。

    “鸿钧?你是鸿钧,哈哈,你嘲笑我为魔,万没想到你自己却是个臭虫,世事无常,当真讽刺!”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二者见面,当即拼杀在了一起。

    却不知道是谁吞谁,

    无数天地规则此刻悉数粉碎,早已不堪重负的洪荒大地像是被搅成了一锅粥,天地破灭,赫然再归鸿蒙混沌,清浊二气纠缠难分,昔年盘古之功俱为乌有。

    二者交战间。

    却说一侧虚空中忽见一道恐怖斧光斩出,横扫偌大鸿蒙混沌,盖世无匹。

    姬神秀提着盘古斧徐徐走出,亿万丈高的身躯外一缕缕混沌之气粗壮如虬龙般缠绕在他的体外,淡淡道:

    “你们,一起来吧!”

    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光是因为他这句话,更因为洪荒大半生灵被他收了去,还有那无尽人族,二者身形一顿,当即朝其攻去。

    灭世大磨碾过,此物本就为混沌魔神所有之物,先天地而成,威能端是恐怖的厉害,无视时空混沌,所有一切俱归寂灭。

    只是姬神秀手中同时持着盘古斧,三者以混沌为界,展开了一场漫长且惊心动魄的厮杀,余者人族更是催动着祖庙一次一次的趁机朝着二者撞去。

    “道友,我来助你!”

    后土等人藏于祖庙匿于虚空,此时纷纷施以援手,可惜那魔物张开长啸一声,魔爪一探直抗先天至宝,后土一招显露败相,抓个正着,当即魂飞天外,剩下一缕真灵被落回祖庙。

    “噗!”

    一道斧光趁机斩下,带起两只抛飞的魔爪,一时间惨痛哀嚎不绝。

    然下一刻,魔物双臂的断口处就见血肉衍生,不过眨眼的功夫,双手竟已重新长出。

    新的一轮厮杀再起。

    不知战了多少年。

    三者各有胜负,也各有损伤。

    此战当真是前所未有的艰难,三者皆已达某种不可思议之境地,只是越往后,鸿钧与那魔物索性放弃了互攻,齐齐攻伐向姬神秀,本是僵持的战况居然渐渐有了变化,哪怕是祖庙此刻也在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中有了破损,其內人族多遭波折死伤无数,便是惨叫都没有便已溃散为血雾。

    眼看败相即将显露。

    忽听。

    “道友,接我盘古本源!”

    通天教主目光如火,他嘴角咳血,望着鸿钧恨怒交加,此时见状,一咬牙,毫不迟疑的已一头撞在了姬神秀那庞大身躯上,却非炸开,而是如水如烟般化作一团清气,融入了姬神秀的身躯。

    顷刻。

    盘古斧上忽见亮起一抹浩瀚神光。

    而姬神秀脑海中仿佛凭空多出一些东西,福至心灵,只顺势提斧而起,混沌色的眸子大放光明,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样。

    “开天!”

    他口中莫名念出两个字来,其声如风雷,轰传偌大混沌。

    “轰!”

    一刹那,一股难以想象的浩瀚磅礴气机从他体内如长河叠浪般席卷而出,源源不绝,横扫整个鸿蒙混沌。

    “盘古?”

    听到“开天”两字,鸿钧与罗睺不知为何,仿佛想起来了什么,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齐齐瞧着如今的姬神秀下意识失声喊出了一个名字,脸色无不狂变,神情上居然莫名多出一抹惊骇,这攻势下意识一止。

    石斧一横,却见姬神秀视线落在那魔物身上,二话不说大步流星而上,斧刃斩过,一颗偌大头颅已被斩下,眼看血肉衍生又要续张出来,姬神秀五指再一张,一把抓住那无头的魔躯,掌心一压,魔躯立时爆碎开来,其內两团清气飘出,被其姬神秀一把抓住,没入体内。

    大天魔与罗睺本已合一的身子,此刻竟浑然被这股巨力重新分开,现出身形,罗睺转身就欲逃,却见面前一盏泥灯一亮,玄黄二气卷出,已把他卷入了灯中。

    而大天魔。

    “主人饶命,我再也不敢了,主人饶命啊!”

    它跪伏在地浑身抖如筛糠,叩首不停。

    只是一只大脚踩下,求饶的声音至此中断,姬神秀又看向脸色苍白的鸿钧。

    鸿钧浑身颤栗,语气歇斯底里的吼道:

    “你不是死了吗?你怎么能还活着?这么多年了,到死你都不放过我!”

    “留你不得!”

    姬神秀沉声吐出四字,手中盘古斧一紧,斧光一亮,一声尖利的惨叫中,鸿钧亿万丈的身躯已被斩作两段。

    泥灯一亮,火光照下,立见两截蛐蟮莫名燃烧起来,鸿钧元神方一逃出,便已布了罗睺的后尘,一道一魔,二者于灯油中仍不忘纠缠难解,挣扎着化作了灯芯。

    唯有姬神秀仍旧立在原地。

    他静立不动,只望着眼前鸿蒙混沌,嘴里又呢喃出两个字来。

    “开天!”

    眸子晦暗,意味不明。

    祖庙已是变的残破,虽然洞开,然其內幸存者寥寥无几,可谓是死伤惨重。

    姬神秀默然的瞧着,不知想到了什么,缓缓叹了口气,提斧走入了进去,石门轰然合住。

    这般,又过了千百年的岁月。

    混沌中,一座破败的古庙不知何时坐落于其中,古刹无名,院内落着一颗老树,其上结满了一颗颗拳头大小的果子,那果子像是成了精,叽叽喳喳嚷个不停,庭院一角还落在一口老井,后院还有一方莲池,多有女子的歌声传出。

    院中大殿内,一人正静坐在其中。

    掌中变出一物,那是颗水蓝色的星辰,神光闪烁。

    念头落进去。

    便见其內多有变化,自成天地。

    正是地球。

    ……

    ……

    ……

    “喂?”

    “我这边是捞海底火锅,请问您是在哪啊?”

    “一个庙里是么?”

    “上门服务么?扯面师?好的好的!”

    日头正盛,姬神秀按照地址来到了客人点餐的地方。

    “啧啧啧,这地方可真是够破的!”

    瞧着面前破败不堪的古庙,姬神秀擦了把汗推门而入。

    入眼所见,就瞧地上铺满了一层腐叶烂壳,踩在上面让人心里很是不舒服。

    “嘎吱~”

    干涩的门轴发出声声沙哑的响动,听的他脊背发凉。

    “大爷?”

    他尽量压低着声音朝里面喊着,但里面哪有半个人影,破落的吓人,分明是早已荒废了许久,风尘卷起一地飘叶,在空中打着旋,古怪更加诡异。

    这古刹并不大,其内老干虬枝的大树蜿蜒盘曲如龙,数冠更是如盖如云,简直大的惊人,将整个古刹笼罩在下面,哪怕阳光都不能全部洒下,外面万里无云,这里面却偏偏感觉有些阴冷。

    姬神秀缩了缩身子。

    感受着周围的幽静,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一咬牙走进了大殿,只见里面灯火婆娑,隐隐约约,火光底下似是坐着个人。

    姬神秀下意识咽了口吐沫。

    “大爷?我是捞海底的扯面师,是您订的上门服务么?”

    他下意识朝着对方喊道。

    “是!”

    “原来当年留下了一个念头!”

    那人喃喃自语。

    姬神秀听的不明所以。

    “大爷你说什么?”

    他慢慢走近了去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见一个蒲团上坐着个身穿古装,披头散发的青年,而且这张脸,居然和他一模一样。

    但更诡异的,是对方一双眼睛居然会发光。

    姬神秀当场差点没被吓的背过气去,腿一软,转身就连滚带爬的往外跑,边跑还边嚎。

    “鬼啊!”

    “呸,这么英俊潇洒,你说有鬼,真没见过世面!”

    蒲团上的人没好气的白了一眼。

    正这时,他体内忽见三道身影走出。

    “此番当再图变数!”

    闻言,三道身影各自朝着那莲池,古井等不详之地走去,镇压洪荒异族。

    继而,又见几个兽被他从袖中抖了出来,落地之后纷纷爬在地上。

    熊顶天眼中含泪。

    “老爷!”

    “哭个甚,你还需多多照看那小子,待他重证混元,咱们自会相见。”

    “我去也!”

    蒲团上的人豁然起身,手中提着一柄石斧,一步迈入鸿蒙混沌,怒吼一声。

    “开天!”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