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玄幻 > 圣墟 > 第1660章 在破败中崛起(免费)

第1660章 在破败中崛起(免费)

    风雪停了,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白的刺眼,像是举世缟素,有些惨烈,在无声的祭奠过去。

    楚风宛若一个死人,横躺在冰雪下,寒气虽刺骨,也不如他心中的冷,只觉得冰寂,人生失去了意义。

    他与死尸无异,不想动,不想思,不想让心神复苏,只想这样寂静的躺在冰冷的冻土上,不愿醒来。

    活着,对他来说是一种痛苦,有无尽的伤,他接受不了那些故人的死亡,更不能去想妻儿惨烈横死的画面,那些如刀如剑,每一次落下,他的心口都溅起大片的血,戮痛他的心,他的魂。

    死去或许很简单,一切痛苦都可以结束,再也没有了伤感,不会再痛的发疯,然而内心最深处有他自己最为虚弱与模糊的声音再回响,我……不能死,还未复仇!

    直到有一天,惊雷震耳,楚风才从麻木的世界中回转一缕心神,冰雪融化了,他躺在泥泞而缺少生机的土地上,在春雷声中,被短暂的震醒。

    但很快,他眼前便又是血一样的红色,一声长嚎,若野兽发狂,似疯掉的囚徒撞击监牢,他披头散发,单膝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一朝朝一暮暮,全部浮现在心头,那种让他窒息的惨烈画面再次出现,让他发疯,让他嘶吼,然后,他踉跄着起身,在大地上奔跑了起来。

    无论谁看到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彻底疯掉的人,没有了精气神,有的只是痛苦与野兽般的低吼,眼神散乱,带着血色。

    直到夜晚来临,楚风也不知道奔行出去多少里,这才砰的一声,摔倒在荒芜的大地上,胸痛剧烈起伏,眼中血色稍退,从发疯中清醒了不少。

    他低头看向双手,还有残血未干,又看向身上破烂的战衣,也有触目惊醒的凄艳的红,那是亲子身体瓦解后溅落出来的血,也是那个孩子最后留下的痕迹。

    楚风心痛的又要发疯了,他双手抱在胸前,护着残破战衣上的残血,惨然仰头望天,眼中是无尽的绝望。

    “只剩下这些了……”楚风看着身上的残血,像是在抱着世间最珍贵之物,怕一眨眼就消散,再也见不到。

    他没有泪可落了,但却呜咽着,心口撕裂的痛,点点滴滴的回忆像是无数柄仙剑刺在心头,越是不想回忆,当日种种越是清晰,密密麻麻的刀枪剑戟落下,让他的心千疮百孔,血液不断溅起。

    当日的画面,像是一座沉重的血色大山压落下来,让他几欲粉身碎骨,痛到要窒息。

    夜风不算小,吹起楚风的发丝,竟是灰白色,暗淡没有一点光泽,他看到胸前扬起的长发,一阵出神。

    曾经嬉笑怒骂的他,血气方刚入红尘,灿烂行走天下,也曾意气风发,只手压翻同代中各路敌。

    到如今却是无尽的颓废,酸涩,痛苦,自信与强势的光芒全都消退了,只剩下沉默,还有黯然。

    他茫然的抬起头,无力,沮丧,绝望,哪怕重新回过神,不再像死尸般躺在地上,可他却也觉得,曾经的自己死去了,有多少往事可以重来,有多少欢笑可以再现,他再也不是那个年少入红尘、灿烂走天下的他,人未老,长发已灰白,他整张面孔虽然因为实力的缘故,还是青年的样子,但却是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我也曾意气风发闯天下,壮志凌云,想杀遍诡异敌,可是而今,却什么都没有剩下!”

    他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朋友,还有那些璀璨的人杰,都不在了,全部战死,只剩下他自己。

    昔日年轻的楚风什么都不在乎,总是挂着如朝霞般晃人眼的笑容,如今全都不在了,气质大变,不复往昔,他在自问,我死了吗?举世茫茫,再无留恋,整个人都是灰暗的,心中没有了光彩,只剩下暗淡。

    直到很久后,楚风颤抖着,将手上的血也尽数留在残破的战衣上,小心翼翼,像是抱着自己的亲子,轻柔地放进石罐中,珍藏在不可打破的空间中,也珍藏在满是伤痛的记忆中。

    月亮很大,照的地上明晃晃,皎洁月辉映照出昔日人间万种璀璨,楚风神情恍惚,似乎看到了众生百相,见到了曾经的红尘大世,望到了一个又一个朦胧的故人,在远方冲他笑,冲他挥手。

    可是,他向前走,努力望去,却是什么都不见了,圆月下,大世成墟,望不尽的荒凉,孤狼长嚎,犹若哭泣,坟冢遍地,路边随处可见残骨,怎一个凄凉与萧索。

    楚风摇摇晃晃地前行,整个时代都葬下去了,举世茫茫,只剩下他自己了吗?

    天上明月照,可这人世间却再也回不到过往,月还是那月,万古前映照煌煌大世,人间璀璨,千古风流,而今明月虽依旧,但人间皆为过往,断壁残垣,盖世的英雄,不老的红颜,都化为尘土去。

    他稍微清醒,不再发疯,却是忍不住想恸哭,掩不住心中的酸与痛,想落泪,却只能发出嘶哑的低吼。

    明月照古今,月光朦胧,却一点也不柔和,像是一张冰冷的薄纱,寒意刺骨,遮不住万古的悲凉。

    多少英杰尽成过往,多少灿烂尽葬残墟下,历史的长空,辉煌的长卷,皆焚为灰烬,望遍那大世,只留下他一人,独伴残墟。

    楚风黯然独行,前路一片灰暗,找不到一个同行者,他的心中有无尽的怅然,凄凉,从未有过的孤独,体会到了万古的凄寂。

    很多天过去了,楚风不知身在何方,发疯过,浑噩过,始终走不出心中的暗淡区域,看不到光。

    他告诉自己,要活着,要变强,不能永远的颓废下去,但却控制不住自己,长时间沉浸在过去,想那些人,想过往的种种,眼下的他只身一人能做什么,能改变什么吗?

    最终的一战,所有人都死了,残活着的他,有什么能力去改变这世间?

    他不会忘记,所有准仙帝殒落的画面,连荒、叶、女帝等都战死了,世间从此无帝,他一个人可以去对抗如滚滚洪流般的大势吗?

    纵然成为仙帝,只身踏过去,也要被碾压成齑粉。

    死去的都是什么人?都是一个个历史时期的天花板,都是一个个大世的主角,都是各自时代的最为璀璨的人杰,却在那最终一战中,全部殒落了。

    楚风背靠在一块山石上,心中有痛却无力。

    那些人,那群映照在长空下的身影,是史上灿烂英雄的大集结,全部汇聚在一起,所有英杰齐出,可终究还是没有战胜诡异,最终帝落人殇,皆战死,英灵心愿未了,郁气冷了热血,堵了胸腔。

    “帝落诸世伤,圣贤皆葬残墟下!”楚风踉踉跄跄,在黑夜中独行,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只有他一个人嘶哑的话语在夜空下回荡。

    他看不清前路,那么多人都死了,他曾有吞天志,更有复仇意,可是最终又茫然无力,他一个人如何战胜整片高原,四位始祖,三位仙帝,数之不尽的诡异生灵,且厄土中金字塔顶端的战力还能不断复活……

    楚风一走就是几个月,踏过残破的山河,走过破败的废墟,不知道这是哪一方大世界,赤地千万里,始终不见人烟。

    他时清醒,时浑噩,颓废着,但却活着,漫无目的的行走,经常疯疯癫癫,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楚疯子,若是让故人看到,也会忍不住为他落泪伤感,曾经的他什么人都敢招惹,天不怕地不怕的楚风魔头,竟然疯了,凄烈到这步田地。

    清醒过来,他就不顾一切的奔跑在大地上,疲了累了,就直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仰头看着日月星辰,无眠,无声。

    他在心中告诉自己,要扫平心灵中的灰暗,不要再颓废,终究要面对那血淋淋的现实,哪怕未来不敌,他也应该要振作起来了,大世尽葬去,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不起来复仇,还有谁能站出?

    他发疯,奔跑,无眠,仰天横躺,只是为了抚平心中无尽的伤,他想以时光疗伤,让那千疮百孔的心口愈合。

    他对自己说,蛰伏,调整,适应,我终究是要站出去,要去面对厄土,面对那片恐怖的高原!

    跌跌撞撞,走走停停,楚风在慢慢地疗心伤,没有人可以交流,看不到过往的人间红尘万象,只有残存的野兽偶尔可见。

    楚风发疯的日子变少了,但是人却越发的沉默,行走在这片破败的大地上,一走就是近两年。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人迹,看到了残墟上的村庄,重建的城池,这个世界的人类终究是没有死尽。

    此外,他也相继看到了其他的种族,大地上虽然一片残破,但不少族群还是活了下来,只是人很少罢了。

    楚风走过各族一片又一片的栖居地,这个世界不少区域受到波及,赤地千万里,但也有部分区域保留下原始的风貌,受损不是很严重。

    直到有一天,楚风心累了,疲倦了,在一座小城中停了下来,没有心思想其他,没有什么讲究,径直躺在路边就睡,他告诉自己该跳脱出来了,在这久违的红尘中小憩,终将要扫尽阴霾与颓废,驱散心中的暗淡。

    什么形象,荣辱,这一路上他早已抛却了,想走就走,想倒下身躯就倒下身躯,毫不在意路人的目光。

    现在的他衣衫褴褛,灰白发丝很乱,脸上缺少血色,像是就一个久病的人倒在路上,昏沉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风被人轻轻的触碰,他睁开眼,看着周围的景物与人。

    残破的小城,不宽的街道,行人匆匆,两年过去,昔日的大劫依旧未曾让人从恐惧中彻底恢复过来。

    这时,一个不过四五岁的孩子正在他身边,是这个小童轻轻触碰楚风,将他唤醒了。

    他的小脸脏兮兮,身上的小衣服比楚风的还还要破烂,只有一双眼睛很纯净,但现在却怯怯的,有些害怕楚风。

    这个孩子的小手举着半个馍,小心心翼翼,像是珍宝般,怕丢失了它,双手捧着,有些不舍的送向楚风。

    楚风一怔,才醒过来,还没有回过神。

    小童啊啊的叫着,再次示意楚风,将馍送了过来。

    他是一个小哑巴,不会开口说话,只能啊啊的叫着,用行动来表达。

    楚风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看了看附近,同时也明白了小童的处境,他是一个小要饭的,是个可怜的小乞丐。

    楚风一声叹息,这个孩子的心很善,这么小,不过四五岁,还是个哑巴,竟将自己难得讨要来的食物分给他。

    很快,小童又比划了一下,指着远处一个躺在街道角落里的老人,带着怯弱的笑,啊啊的说着什么。

    楚风的感知何其强大,明白了他的意思,那是小童相依为命的爷爷,曾告诉小童,躺在路边的楚风可能病了,饿了,昏迷在此。

    忽然,楚风的脸色很快僵住了,那个老人已经死去有两个时辰了,尸体都有些冷了。

    可是,这个孩子却根本不知。

    小童啊啊的叫了两声,用力掰下一块馍,轻轻的放在楚风手中,然后转身,跑到街道的角落那里,满脸开心的笑,轻轻摇动那个老人,啊啊的叫着,举着馍,想要给他吃。

    这一刻,楚风的鼻子发酸,这个可怜的小乞丐,懂事的孩子,还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已经死去了。

    小童啊啊的叫了几声,没有将自己的爷爷唤醒,便轻轻的将一条薄薄的、破烂的被子为老人盖好身体,安心等着爷爷醒来,不时低头看着手中的馍,露出开心与满足的笑容,自己却舍不得吃。

    这一刻,楚风的心被触动了,这样朴质的孩子,这样一个连说话能力都丧失的幼童,没心没肺,无比满足的纯净笑容,让他鼻子发酸。

    小童与老人间这简简单单的人世间的情,让楚风心中的暗淡区域像是一下子被驱散了,他感觉到了久违的暖流在心间涌动。

    四五岁的孩子很懵懂,很多事都不知道,不懂,他开心的捧着馍,守着老人,根本不知道相依为命的爷爷已经死去的真相。

    当看到楚风看过来,他会羞涩与怯怯的笑一下,啊啊的叫两声,像是在仗着胆子打招呼。

    一瞬间,楚风的热泪滚落了出来,他想到了亲子楚安,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更是没有陪他成长,连一天都没有伴在他的身边,楚安小时候怎样,也像小童这样单纯可怜可爱吗?

    一刹那,楚风心中有些痛,早已干涸到再也流不出泪的双眼彻底模糊了,他努力去想亲子小时候到底什么样子,是什么样的状态,蹒跚学步,牙牙学语……

    楚风颤抖了,仰天,不想再落泪,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没有见过楚安小时候的样子,只能不断的去想,心中一个小小的身影,逐渐的清晰,与眼前的小童比较,他们的眼神都是那么的纯净。

    没有真正见过自己孩子幼年时的状态,楚风将小童代入,两者有些重合了。

    楚风忍不住走了过去,蹲下身来,轻轻抱住这个衣服破破烂烂的孩子。

    小童起初有些害怕,啊啊的叫了两声,讨好的露出笑容,挡在自己爷爷的身前,但发现楚风在哭,而且只是在原地轻轻抱了他抱,并不是要强行带走他,这才放下心来。

    略微迟疑,小童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小心地为楚风擦去脸上的热泪。

    “我的孩子!”楚风哭了,在这一刻,将小童当抱住,视作自己的孩子,一刹那的情感共鸣,他忍不住,情感决堤,不断滚下热泪。

    小童有些害怕了,胆怯的啊啊着,像是在小声的安慰楚风,可他不会说话,只能传出单调的音节。

    “好孩子,你才这么小,就在安慰我吗,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楚风抱起小童,心中有酸,有苦,有痛,也有怜惜,这个孩子深深地的触动了他的心,他要将这个孩子好好的养大。

    楚风瞒着小童将那个老人安葬了,在小童懵懂的目光中,他一遍又一遍的骗他,说老人睡着后醒来,去远行了,很久后才能回来,接下来他会带着他一起生活,等老人回家。

    不算完全欺骗,楚风在这个小城居住下来,有了家,属于他与小童两个人的小院,他暂时没有什么很高与很远的规划,只是想陪着这个不会说话的小童,将他养大。

    在他的心中,有太多的遗憾,缺失了很多应尽的义务,他没有陪亲子成长,没有保护好他,楚风无比的渴望,梦想能回归到楚安出生的幼年,弥补所有的缺憾。

    现在,他视小童为自己的孩子。

    经过起初的不安,害怕,落泪,以及想念那个老人后,小童渐渐适应了,随着一日又一日的过去,他不再怯怯的,有了好吃的,有人亲切的保护着他,陪在他身边,他再次傻兮兮的笑了起来。

    一段时间后,楚风觉得自己心中冷冽的区域,那些暗淡的角落,彻底被暖意充满了。

    他没有将小童当成替代品,而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彻底视作己出。

    为小童洗干净小脸,换上崭新的衣服,楚风的心都跟着一颤,这个孩子的眼角眉梢真的和他有两分相像。

    这是上天给予他的补偿与馈赠吗?

    不!

    经历了太多,连所谓的上苍都被化成了死地,楚风怎么可能会相信所谓的上苍与命运,都不过是诡异始祖随手撕裂的东西。

    楚风以自己的超凡手段帮小童调理身体,他不再是个小哑巴,慢慢地恢复,能够开口说话了。

    一年,两年……多年过去,楚风陪着他长大,要看到他结婚生子,一生平和,圆满。

    随着小童渐渐长大,楚风的心也越来越灿烂,一扫阴霾气,曾经有生气的他在渐渐回来!

    “举世进化者,曾经的英杰,几乎都葬下去了,只剩下我自己,怎能容我颓废?在这片残破废墟上,哪怕只余我一人,也终究要站出去!”

    小城十几年的平凡生活,楚风的内心越来越平静,眼睛越来越有神,他的心境完成了一次蜕变!

    “在破败中崛起!”时间流逝,昔日的小童如今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而楚风自身的信念也越来越坚定,破败的心,破败的世界,都困不住他,终有一天,他会杀进那片高原!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