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玄幻 > 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守尸战术!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守尸战术!

    面对李永年的质疑,夏忆雪不以为意地轻耸了耸肩,淡声言道:

    “是不是故意的,还重要吗?”

    “此行前往青云皇城,不管我们隐不隐藏行踪,只要是想要飞出广寒界域,都免不了会被他们发现。”

    “与其到时候被动挨打,这样主动把他们给提前引诱出来,岂不是更好?”

    听到夏忆雪的“狡辩”,李永年也无语地轻耸了耸肩。

    得。

    你是大佬,你说什么都对。

    现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如果接下来再有这类似的钓鱼事件发生,在能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李永年其实也不介意跟在后面捡点漏儿什么的。

    就像是这次,十六只魔念与海量的魔气入手,李永年心里其实也美着呢。

    待将它们全都清除净化之后,所获取的天道奖励也必会十分可观。

    片刻后。

    二人再次回到七彩仙葫之上,继续疾速向东飞行。

    不过这一次,仙葫外层的七彩光芒已经尽数内敛,不再像之前那般招摇过市。

    仙葫之上,夏忆雪与李永年双双落座,没等李永年开口询问,夏忆雪便主动出声向其解释道:

    “那些黑袍之中,有一半都是妖仙所化,另一半虽是仙人,却早已入魔,成为了那些妖魔手中的棋子与傀儡。”

    “千年前,仙界灾劫过后,广寒界域就被这些妖不妖、魔不魔的混蛋给完全掌控了。”

    “当年,紫薇宫覆灭,有七成的原因是山门内出现了大量的叛逆,有三成的原因,就是它们这些藏头缩尾的妖魔所为!”

    说着,似乎又想起了自己当年被同门背后捅刀的经历,夏忆雪的面色有些阴郁,提壶就给自己灌了口酒。

    “刚刚你也听到了,他们一直都在觊觎紫薇宫的道藏传承,为此甚至在紫薇宫附近盘踞驻守了千年都不曾放弃。”

    “这次我得小兄弟施以妙手,不但保下了一条性命,还重新恢复了修为实力。”

    “刚刚看到仇人就近在眼前,若是不出手将他们尽数斩灭的话,必然会道心蒙尘,心怀不畅。”

    “若是因此给小兄弟带来了什么不便或是困扰,我在这里给小兄弟倒酒赔罪!”

    说着,夏忆雪很光棍地提壶在李永年跟前的空杯中倒上了一杯千年仙灵酒,然后认真而固执地举杯致歉。

    李永年微微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是在意。

    不过看到夏忆雪举起的酒杯,还有她脸上郑重诚挚的神情,他还是举杯与夏忆雪碰了一下,然后仰脖一饮而尽。

    杯酒释嫌,这件事情就算是完全揭过去了。

    见李永年喝得这么爽快,夏忆雪俊俏的小脸上不禁又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这就对了!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误会是一杯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杯!

    李永年很对她的脾气,唯一有些让她不满的就是,这丫喝酒虽然痛快,但是却总是喜欢在第一时间就将酒中的仙灵之力炼化掉。

    暴殄天物,不解风情啊!

    这可是【千年仙灵酒】啊,给他喝,完全就是明珠暗投,糟蹋了啊!

    在心里狠狠地心疼了一把刚才那杯酒,夏忆雪都舍不得再给李永年倒上第二杯了。

    “天门通道那边,也是他们这样的妖魔在负责看守吗?”

    一杯酒下肚,李永年轻声开口向夏忆雪询问了这个在他心里困扰了很久的问题。

    记得之前夏忆雪就曾说过,天门那边有守卫,似乎对刚刚飞升仙界的新仙很不友好。

    只是当时他与夏忆雪之间还是初次相识,不易交浅言深,所以有些问题并不方便直接询问。

    不过现在,时机似乎到了,李永年便趁机将心中的疑惑询问了出来。

    夏忆雪轻轻点头。

    “不错,天门通道早就已经落在了他们的手中,所有从下界飞升上来的新仙,都会被他们收押送走。”

    “至于送到了哪里,又去做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看他们的做派,指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说着,夏忆雪突然停顿了一下,轻声向李永年提醒道:

    “若是你有朋友或是亲人已经飞升,或是即将飞升,那你就只能替他们默哀或是祈祷了。”

    “所有飞升上界的新仙,基本上都没有办法能够逃脱他们的掌控。”

    “也就是小兄弟你,天赋惊人,神通非凡,可以挣脱天门通道外的双重迷幻困阵,避免了被他们囚禁的悲惨命运。”

    “但是其他人,却未必就有这样的实力与好运了!”

    想到方才,李永年神不知鬼不觉地就从小碧的灵宝级护阵之中挣脱的实例,夏忆雪一点儿也怀疑李永年拥有独自一人脱离天门掌握的能力。

    这小子,身上的秘密不少,总是能够做到一些让他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想起李永年身上那种连她这个太乙散仙的神念感知都能屏蔽的敛息神通。

    夏忆雪不难想像,李永年当时闪身离开天门通道的时候,那些负责监守天门的守卫,可能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天门通道内曾有人来过!

    这保命,以及逃命的本事,夏忆雪也表示很是服气。

    至少,她当年在刚刚飞升仙界的时候,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像是李永年这么从容自在的。

    甚至于现在,她都已经是快要晋级破境到太乙金仙境的一方至强了,只身钻入到天门通道的话,也未必能够悄无声息地从容脱身。

    李永年微微点头。

    对于这一点,他早已有所预料。

    这应该也是候煜诚一直劝说顾季同不可轻易飞升的原因所在。

    嗯,为十年前就已经飞升成功的鸿哲老祖默哀半秒钟。

    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早就已经被那些妖魔给控制了,至于是不是还健在,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么多年以来,难道仙界就没有哪位强者出手,将天门通道的控制权给抢夺过来吗?”

    李永年惑声询问。

    “之前我在天门通道内,可是看到了上千具各派仙人及仙兽的尸体。”

    “他们就那样直接被悬挂在天门通道之内,死气弥漫,一刻也不得安息,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难道若大一个仙界之中,竟连一位能拿的出手的至强者都没有了吗……”

    夏忆雪闻言,默然摇头,忍不住又灌了自己一口灵酒。

    良久之后。

    夏忆雪长叹了口气,这才轻声开言,道:

    “别的界域如何,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广寒界域,当年所有金仙境之上的仙人,差不多全都遇害殒落。”

    “就算是有些跟我一样,勉强活了下来,大多也是苟延残喘,隐世疗伤,不敢轻易露面。”

    “这种情况下,还有谁那个能力与魄力去与那些不知深浅与数量的妖魔,争夺天门通道的控制权?”

    夏忆雪说的消极寞落,事实上也确是如此。

    在没有探清那些驻守天门的黑袍守卫的虚实之前,哪怕是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修为的她,也不敢轻易涉险。

    “那些仙尸,其实就是一个摆在明面上的陷阱与诱饵。”

    “是那些妖魔故意摆弄出来,引诱其他仙人主动送上门去的守尸战术。”

    夏忆雪将酒壶放下,幽幽向李永年问道:

    “你可知,千年之前,天门通道刚刚失守的时候,挂在其中的仙人尸体有多少具?”

    “三十具都不到!”

    不等李永年回答,夏忆雪就自问自答道:

    “你又可知,剩下的那九百余具尸体是从哪来的?”

    “没错!”

    “全都是那些不忍看到自家师门长辈,或是亲朋好友悬尸不宁而铤而走险的幸存者,以及心中尚有热血,对自己实力极为自信的仙界至强。”

    “所以,小兄弟。”

    “不是仙界之中没有大能肯出手,而是愿意出手的那些强者,也全都被挂在了那里,至今都不能安息解脱!”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