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其他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 > 前尘篇22:戳破心思

前尘篇22:戳破心思

    “月儿,你就不能不惹母后生气嘛!”

    月离宫殿,繁离月沉着脸跪在那里面壁思过,不吃不喝,不理人。

    宫殿门四场八开,众使臣防贼一样防着繁离月私逃。

    只有冷清风知道她铁了心跟繁花怄气,小脾气一上来,十头牛拉不回,总要较个高下。

    “不是说不让来看我吗?哥哥怎么来了。”

    “月儿---”

    繁花只是那么一说,她最是疼繁离月,冷清风自然不会当真。

    “是我惹母后生气吗!是她对我不依不饶,非要罚我,哼!”

    繁离月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扯下腰间挂件丢了出去——哎吆!!

    不偏不倚发挥了它的巨大作用——砸了一个使臣的头。

    哼!哼!哼!

    满心委屈至极,领罚也绝不认错。

    “月儿,其实母后是担心你,总是要变强的,母后也是担心你以后受委屈!”

    “这天族谁能给我委屈,除了她,哼!”

    “-----”

    除了她惹繁花生气也没人了!

    “我是九天公主,谁敢欺负我,呜呜呜,只有母后,哼!”

    冷清风一脸无奈!

    果真是蜜罐里长大的公主,不知六合险恶,难怪繁花为她操碎了心。

    冷清风自带一种贵族的忧郁气息,小小年纪想的事情也多,不像繁离月天真烂漫。

    “其实今日母后唤你,并非要责罚你。”

    繁离月一副:我不信!

    “给你!”

    冷清风将手里的玉佩递给她,是七枚薄如蝉翼的枫叶结合灵力合成的冰玉佩,倒是比那厚木头穿成串的花瓣精美多了。

    繁离月一把鼻涕一把泪,见到精巧小件立马调整委屈,“这就是你那枫叶子。”

    冷清风点头。

    繁离月细细打量着,确实惊艳绝伦,但也不足以吊起她的刻苦修炼之心。

    繁花跟羽帝唤她也不过是想让她亲眼瞧瞧冷清风唤一品灵器的场面,提起她好学刻苦的心境,不要成天东捉螃蟹西逮鱼,日后也能得到一件称心如意的灵器加持,顺利飞升!

    岂料她一上来就撒泼打诨,以至于现在跪在这里思过。

    七枚枫叶结合灵力在天神殿内飞舞,七光合而为一,灵气逼人。

    冷清风依照羽帝嘱托闭目冥想,全身灵力汇集,那光芒万丈下,一把全体通黑的枫叶七弦琴打开迷雾缓缓现身,氤氲之下神秘又迷人——清风琴!

    而那冰玉佩是冷清风送给繁离月的礼物,她是清风琴第二个主人。

    ******

    “公主----公主,娘娘刚睡下----公主---”

    繁花的贴身丫鬟喊叫着,阻拦着,来人气势汹汹,势不可挡直奔殿榻,繁花被吵得头大,这是在月离宫跪恼了跑来想继续顶嘴?

    繁花早就做好了准备迎接携暴风雨而来闹事的小霸王---

    “公主你不能进----”

    横冲直撞的繁锦差点撞上繁花,面对丫鬟的阻拦,她竟有些心寒意冷,从小姐妹情深,怎么长大都变了?

    连这花神殿都进不得了!

    也是,一切都变了,繁锦满脸冷笑。

    不是繁离月!繁花有些意外,看到繁锦双眼红肿更是惊骇。

    “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一向要强的繁锦绝对不是轻易痛哭的人儿,除非心伤忍不住。

    繁锦悲痛的盯着繁花良久说不出半个字,她想好好看看眼前的好姐姐,温柔大方待人谦和的好姐姐。

    她引以为傲的好姐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繁花不明所以,难不成是跟若善斗输了?一时不痛快?

    胜败乃武斗常事,跟心爱之人比武岂能伤心。

    君子比武点到为止,难不成他竟伤了她?繁花查看有没有受伤,没碰到繁锦就被她用力甩开,横眉冷对,恨不得出手。

    “到底怎么回事?说话!”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为什么----”

    “你到底怎么了?”

    “你怎么了?”繁锦怒喝,眼底心里的怒火再也压不住,明明知道若善心里有她为何还要装作无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繁锦多想若善喜欢的是玄末是别的女人,只要不是繁花,她甚至都能接受。

    “为什么你要为我定下婚约?”

    “你不是满心欢喜?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多么美丽的词,嘲讽的四字,“他悦的从来都不是我,是你!他爱的人是你,繁花!为什么,你明明知道若善喜欢的是你,你还要为我们定下婚约,为什么你要这般羞辱我!”

    “-----”

    繁锦心中有他,若善也没有拒绝,两情相悦自然要终成眷属。

    “捕风捉影这种事如何能信!”繁花转过身不看她,心咯噔咯噔狂跳不止。

    “捕风捉影,呵呵!是他亲口告诉我还能有假?信誓旦旦,绝不否认,哪怕骗我一句都不肯,哈哈----姐姐----为什么是你!”

    歇斯底里,愤怒绝望,摇着繁花,想将所有的愤怒摇碎了。

    繁花只当那次送嫁衣是个误会,是若善迷了心窍,成亲以来也并无异样便没放在心上,

    听到繁锦言说若善之心,一时间慌乱不知如何回应,

    解释?要解释什么呢!

    繁锦直勾勾的盯着她,她怎么可以装作一脸无辜。

    “为什么偏偏是你,我的好姐姐,为什么!”

    “繁锦---住手!”

    若善追来,将徘徊在崩溃边缘的繁锦重重一击推向了深渊。

    他竟然推她,为了繁花,奋不顾身,不顾一切!

    繁锦满脸冷笑,心已经死了,“你----你以为我会做什么,杀了她?”

    繁花:“-----”

    “繁锦,是我对不起你,你冲我来,与---与你姐姐无关。”

    “她不是我姐姐,我没有这样的姐姐。”

    “繁锦---”繁花不知如何劝,眼泪框中打转,若善不忍她伤心流泪,也认繁锦给她添堵,拉着就要逃离。

    “你放手!”

    “你闹够了没有!”

    “我闹什么了?都要跟我成亲的人了,我就不能弄清楚他心里的人到底是谁吗?我没有资格知晓吗?我要嫁的人竟然爱慕着我的亲姐姐,而我的亲姐姐却还恬不知耻的撮合我,我就像一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你们这样暗动私情,我姐夫知道吗?”

    啪!

    侮辱若善可以,羞辱繁花就该死。

    繁锦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蒙了,直勾勾的盯着若善,冷笑堆满山,绝望心死不过如此。

    “繁锦---”

    “你闭嘴,你怎么可以装的如此楚楚可怜,你难道不知他的心吗?你敢对天发誓你半分不知晓?”

    “我----”

    繁花知道,早就知道,可是这能承认吗!

    一躲一闪如此明显,繁锦只觉自己多余,可笑---

    “繁儿---嫂嫂---”

    “快去追啊,快去---”

    若善有太多话想说,心之所向,他多想看看这张脸---

    不要哭,不要伤心,他会心疼。

    “还不快去!”

    若善慌张去追,他不能再待下去,他害怕会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

    一通绝望轰炸,繁花早已心力交瘁,若善的心思,繁锦的绝望,天花两族的婚约,她不是一个自私的姐姐,她不过想成繁锦所想。

    嫁的良人,但她忘记了那人早已心有所属。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