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其他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 > 49:忧心思虑

49:忧心思虑

    500年前,烈焰曾在穿魂转瞬即逝,从此再无音信。

    若眼前的这位夫人是烈焰地主人,在穿魂柱出现的人就是她?!

    繁离月跳下穿魂柱的时候她也在场----

    她在场?

    白苏愣愣的盯着眼前的花情,若不是心心相印,她如何能快速练成寒冰之术---

    ‘月’字就不是幻象而是真实,花情就是繁离月?!

    波涛汹涌的思绪如潮水涌上心头,白苏情难自已,他要问清楚,弄清楚,理清楚,纵使千丝万缕也要理顺了。

    “夫人,请问您---”

    “闭嘴!”

    云锦夫人厉喝一声,全然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甚至都能想到他要问什么说什么。

    云锦夫人很早不问花神族之事,一个人云游四海,小辈见过她的少之又少,八荒六合甚至都忘记了她曾是花神族的锦公主,至于她手中地一品灵器除了繁花知道,就剩白絮了。

    想到白絮,在看看白苏,云锦夫人就气不打一处来,新怒旧火一下涌上心头,尤其是想到白苏的身份——红龙!

    那把烈焰跟随着它主人的心思一起愤怒燃烧,在云锦夫人手中刺啦冒火早已按耐不住想要抽人。

    白苏是花情废了血废了神才救回来了,好不容易养好了伤岂能前功尽弃,花情见云锦夫人不问缘由就要动手,立马跪在前面,膝盖底下有没有黄金不重要,膝盖底下能救命才是真。

    只要态度诚恳,不就是身受重伤的陌生公子私入了落霞山,人命关天的事那就是大事,再怎么样,云锦夫人也不会真的计较的。

    花情这样安慰着自己。

    “夫人,是我非要白苏公子跟我回来的,白公子受了很重的伤,我这不想着冷灵泉正好能替公子疗伤,我知道家规---”

    花情总觉得云锦夫人不应该对一个陌生人这般锋利,更何况白苏又不是什么坏人,斩妖除魔那就是铁铮铮的男子汉。

    “住口!!!你还有脸提家规,你眼里还有这个家吗?”

    云锦夫人厉喝一声,烈焰挥出,略过木香跟白苏,直接抽在花情身上,在场众人无不惊呆,

    她哪受过这种待遇,一时间,花情也愣了一愣。

    白苏脸色闪过阴云,担心涌上心头。

    闪电之势抵挡,烈焰却在他身边游龙一般避过,直接打在花情后背,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只是疼,像被打脸的疼,没有魂断天没有露白骨,只是疼。

    木香吓破了胆子,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云锦夫人放了花情。

    这是她第一次动手打花情,而且还是动用了一品灵器烈焰!

    只有花情知道,那不疼不痒的挠一下哪是真打,做做样子罢了,烈焰注入灵力抽下去就别想活了,哪能像现在这样跪的笔直无恙,对上云锦夫人的眼神,花情呲牙装疼痛,哎吆哎吆叫唤着就差云锦夫人自己说‘别装了’

    “未经允许便来叨扰,既然夫人不能见谅,就请责罚白某的失礼,不要伤害花情姑娘。”白苏几句话说的云淡风轻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手中的‘念月’却被他握紧了,若是云锦夫人再敢动手,他一定抽剑去拼命。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眼前人即是心上人,白苏如何肯让自己再次错过。

    云锦夫人怒视着他,冰火相撞,谁都不让。

    云锦夫人就是因为知道他的身份才不想说出多么难听的话,不然依照她那刚烈的脾气,早就劈头盖脸一顿毒鞭外加骂骂咧咧,烈焰抽红龙,打也将他打出水穷处。

    白苏留在这里早晚是个祸害,云锦夫人后悔刚才没忍住暴脾气就挥鞭冲进来,应该趁花情不注意,暗中赶走白苏,神不知鬼不觉,也免去了不必要的麻烦,现在这境地就是冲动的后果,进退维谷,骑虎难下。

    再理智的神也会冲动,尤其是在极度在乎的人身上,花情就是云锦夫人最在乎的那一个。

    ‘执念’死死的扣住了云锦夫人的心,令她胸口堵上了一块巨石,搬不动,撬不开。

    守护的东西终究是不过是徒劳,一场空?

    云锦夫人盯着白苏,她绝对不允许花情有意外,这水穷处是她的避风港,谁都闯不进来也不能闯进来,花情要在这里平安生世,谁都不可以带走她,谁都不可以。

    云锦夫人将白苏当成了敌人,一个要带走她心中挚爱,摧残她心中挚爱的敌人,烈焰夹杂火焰。

    念月对上红鞭,

    四周凝固着死亡的气息,

    大战一触即发---

    花情见形势不好,立马爬起来,这要是打起来,白苏怎么是云锦夫人的对手,烈焰一挥,那只有送死的份!

    “夫人!快住手。”花情大喊生怕烈焰伤到白苏。

    不就是私自带人回来,还是个身受重伤之人,他能有什么坏心眼,来者都是客,就算没有事先禀报也不用如此动怒,若是真真生气,责罚几句便是了,哪有对客人动手的道理,更何况那是一品灵器——烈焰!

    花情实在不明白今日的云锦夫人到底是抽了什么风,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动手。

    “若是能死在烈焰手中,白苏也无憾了。”

    白苏地声音不大,透着清冷,那寒气似乎能将燃烧的烈焰浇灭了,云锦夫人心头大震,烈焰不稳竟差点脱手却又在瞬间紧握,面无波澜。

    白苏长剑挥出,灵力汇集却又在瞬间血气上涌脸色红白转换。

    “白公子---”花情大喊一声,伤口正在愈合期,需要静心凝神,这般突然汇集灵力只会受到重伤!

    果不其然!

    一场大战还未开始,白苏便口吐鲜血不止,后背伤口炸裂,鲜血瞬间浸透了整个衣衫。

    “夫人,我好不容易将他救回来的,难道你真要痛下杀手吗?”花情一把夺过烈焰,将一品灵器丢在地上,顾不得手上被刺出的血痕,一脸心疼的盯着白苏。

    云锦夫人不打算再放纵花情,这个孩子被她宠坏的无法无天,不懂规矩了,这些天竟然闯出这么多祸事,私逃荷月镇,遇见魔君妖王,跟白苏斩杀野玫瑰,见面或许不可避免,可此时,白苏就在水穷处,若是天族追查下来,这500年来辛辛苦苦经营的一切岂不是要前功尽弃!

    花情此时羽翼未丰,若是真有一战,自己这幅残躯如何能抵挡天族势力,云锦夫人不敢想后果---

    那就是一个万丈深渊,深不见底,坠入就会粉身碎骨,云锦夫人不敢赌!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