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历史 > 覆殷商 > 第六百零九章 鸹神报急

第六百零九章 鸹神报急

    耆国南山,崇山峻岭之上,一小块黑云在地面上投下巨大阴影,如鹏鸟一样从山巅掠过。

    “呼啦啦啦!”

    黑云忽地折转而下,落在了北麓山脚的祭所洞窟前,变成一个身穿黑色丝袍的中年贵妇。

    “鸹神 大人!”

    守门的巫师学徒认出黑袍贵妇,惊讶道:“大人不是外出办事去了吗,怎地会突然回国?”

    “少废话,哇,呃,咳咳,我要见聂伤。”

    呱神 神 态有些狼狈,语气暴躁的叫骂。

    “可是……”

    巫师学徒为难道:“侯主还在沉眠之中,不可以……”

    “滚开!”

    呱神 大骂一声,大袖一挥,一团黑锋裹着了两个巫师学徒,将二人掀翻到一边,迈步就往石阶上走。

    “呱神 ,且慢!”

    她刚踏上第一级台阶,又见巫师材从洞里赶出来,不悦说道:“呱神 ,你要进入祭所,大可堂堂正正走进来,我们又不会拦你,为何要伤我祭所巫师?”

    呱神 一脸焦躁之色,泼妇一样叫道:“我有十万火急之事要见聂伤,不想和你们废话,哇,快快让开,我要去见他!”

    巫师材面色一沉,挺身立在门口,冷哼道:“呱神 ,我敬你是前辈才对你客客气气,可你对我祭所也未免太过无礼,你当我们祭所巫师好欺负吗?”

    “哇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酸巫师,也敢动武吗?”

    鸹神 愕然,继而大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挡住我?”

    “哼哼,那就得罪了!”

    巫师材冷笑一声,把手一招,就听脚步声噔噔噔地响,从洞里走出四条彪形大汉来,个个狼行虎步,异常凶悍。

    “唔哇!”

    呱神 看出这四人不是凡人武士,又是一愣,狐疑道:“你们祭所,竟敢在私下里制造兽血异人?聂伤知道吗?”

    “呵呵呵,这当然是侯主允准的!”

    巫师材淡定一笑,说道:“你们内卫斥候可以有异人,我祭所为什么就不能有?”

    “祭所里有二十几位知识渊博的大巫,有无数宝贵巫术,有许多贵重器物和巫术材料,如此重地,怎么可能没有强力保卫?”

    “哼,此地不但有你们内卫斥候派来的人,还有我们祭所自己的异人守卫。”

    “这四人,是一组狼血武士,血脉来自北方草原狼妖之精血,凶残好斗,体力惊人。他们的个体战力或许不强,但是互相配合默契,四人合战之力,哪怕你们内卫斥候战力最强的剑父和亢都不是对手。”

    他抱起手臂,得意一笑道:“哼哼哼,鸹神 要不要试试?”

    “小子,竟敢小瞧我!”

    鸹神 的性子哪里受得了这种激,面色阴沉,瞪着眼睛,怒道:“几个狼血异人而已,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哇,就是四只狼妖当面,我也让它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把双臂一举,就要动手时,又听巫师材说道:“对了,忘记说了。”

    “狼血四人组,只是我们祭所的保卫力量之一。像这样的异人武士,我们祭所还有三组,而且越往里,异人的实力越强,还有几只异兽和各种陷阱机关。鸹神 大人,你真的打算打倒祭所所有守卫吗?”

    “……”

    鸹神 神 色一呆,很快又暴怒了,双手生出两团黑气,尖声喝道:“管你多少组,都上来吧,你家祖母要打十组!”

    “嗷呜!”

    四个狼血武士见她要动手,同时嗥叫,身上肌肉膨胀,目射凶光,齐齐抽出武器跳到巫师材面前。

    “都住手!”

    眼看双方要火并,洞窟里传来一声怒喝,须发皆白的大史脚步匆匆赶了过来。

    “你们这是要作甚?内讧吗?”

    大史威势惊人,瘦小的个子往门口一站,巫师材和狼血武士的气焰顿时消失无踪,急忙低头施礼。鸹神 也被压制的不敢再动手。

    “大史,鸹神 大人她、她要强闯祭所,还打伤了我们的人。”

    巫师材弯着腰,急忙解释。

    “小子,休要恶人先告状,分明是你当我的路!”

    呱神 毫不吃亏,急忙大叫解释。

    大史目光如炬,在门口扫视了一圈,对巫师材道:“带走受伤之人,让开路。”

    又打量着鸹神 ,问道:“刚才已经有学徒进去报信了,鸹神 有何急事啊?”

    鸹神 叫道:“此事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给聂伤听。”

    大史皱眉道:“侯主正在沉眠,不可能醒来见你。”

    “国中之事侯主早就安排好了,政务由国宰主持,军事有兵部中官负责,异能之事,也有你们内卫斥候应对。你找他们处理就可以了,不一定非要找侯主不可。”

    鸹神 又急躁起来,大叫道:“我的事情,自然是异能之事。我已经去告知内卫斥候了,可那群软蛋不敢决定,非要侯主同意才行动。我等不及了!哇,快点让我进去,我要见聂伤!”

    大史不为所动,背着手沉声问道:“真的很急吗?是焦饶人迁徙队伍的事吧?”

    “急急急!我快急死了了!”

    呱神 一身燥气,乱挥着袖子叫道:“就是焦饶人的事,他们遇到危险了,再晚几。

    “我……你……”

    鸹神 气的直瞪眼,对着那内卫斥候吼道:“我们都是内卫斥候,你竟然偏着那白须小子?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看我不打你!”

    “喂,老鸹……呸呸,喂,鸹神 ,你怎么来了?”

    正要动手时,旁边有人大声打招呼,鸹神 扭头一看,却是斥候队长六鸦。

    只见那货正拎着酒葫芦坐不远处的席子上吃酒,看到鸹神 很是意外,忙站起身来迎接。

    鸹神 正和祭所之人赌气,加上又听到了对方说漏嘴的不敬之言,很是恼火,扫了对方一眼,没有说话,还要面前的内卫斥候争执。

    “呵呵,鸹神 越发年轻美丽了。”

    六鸦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鸹神 ,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笑道:“可惜年龄还是大了点了,不然的话,嘿嘿嘿,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哇,你说什么?”

    听到此言,鸹神 立刻转移了注意力,转身靠近六鸦。

    “你说我年轻美丽?”

    她心情迅速转好了,对六鸦露出个妩媚的笑,摸着自己的脸,激动说道:“我可以改变面貌,只是觉得年纪大一点最符合我的性格。你认为我变得更年轻更好看吗?”

    六鸦谗着脸笑道:“女人嘛,当然是越年轻越好看。鸹神 中年之貌就如此美丽,若是变成少女,啧啧啧,不敢想象啊。”

    “唔,是啊!肯定是年轻时最美啊!”

    鸹神 被他说的心花怒放,浑然忘了前来之事,拉着六鸦走到一边,急切问道:

    “小郎君,你觉得我变成哪种相貌比较好,不要管别人怎么看,就说你喜欢哪种?嘻嘻,你这么英俊,眼光一定比其他男人好的多。”

    六鸦见此妖对自己抛媚眼,眼角跳了跳,急忙举起葫芦灌了一大口酒,喘着气说道:“让我想想,你的脸型和身材,配上什么样的五官好呢?”

    他一边假做思 索,一边焦急的望向石门,搜肠刮肚的想着说辞应付身边的女妖怪。

    “鸹神 ,可以了,你进来吧。”

    好在他的救星及时出现,大史从石门缝里露出半个身子招呼鸹神 。

    “等等,我有点事私事要办,马上就好。”

    鸹神 朝大史说了一句,拉住六鸦的手,急急问道:“快快说,我变成什么样子最美?”

    “你在做什么?”

    大史怒了,暴喝一声,一杖敲在石门上,吼道:“戏弄我吗?要就进就进,不进就滚出去!”

    “你叫什么叫?你敢吼我?我把你……哎,不要关门,我来了。”

    鸹神 还想和对方对骂,却见大史缩了回去,石门缓缓关上,很没骨气的蹿进门去。

    “呼!”

    六鸦身子一下软了下来,靠在墙上,抹着额头汗水直翻白眼。

    “队长,辛苦你了!”

    被鸹神 为难的内卫斥候一脸诚恳的朝他施礼,面带同情之色道:“作为男人,我非常理解你方才有多么不容易。“

    “唉,其实也不是很难啦。”

    六鸦一摆手,自暴自弃的说道:“我家里不就有个母妖怪吗,我……就说我被派出国执勤去了!”

    说着就落荒而逃,快步往洞穴深处钻去了。

    ……

    幽暗的石室内,聂伤躺在一张木塌上,身上身下铺盖着柔软的羊皮被褥,内里光a着a身子,就像脑死亡的植物人一样一动不动,被三个近侍照顾吃喝拉撒和洗漱。

    另外还有一个巫师和一位学徒一直在石室内监控身体状况,石室一侧的小室内,隐约可以看到两三个侍卫守在里面。

    “他的气息很平稳,灵魂也很茁壮,身体内蕴藏的力量比以前强盛许多,你们的巫术效果果然很明显。”

    鸹神 是个内行,一眼就看出了聂伤的状态,对大史说道:“梦中叫醒他,不会影响到他的进化吧?”

    “哼,你才知道你要求的事情有多无理,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任性!”

    大史怼了她一句,不客气的说道:“当然有风险,不然你以为我陪你玩呢。”

    鸹神 眼睛紧盯着聂伤,神 情变得异常严肃,说道:“有风险就算了,焦饶人死光就死光吧,他们所有人的命,也没有聂伤的安全更重要。”

    大史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对她的态度好转了许多,认真说道:“没关系,我们仔细分析过了,绝不会出事,你要相信我们祭所众巫的能力。另外,貘先知那边也已经准备好了,不要对她失信,否则以后她会恨上你的。”

    “哼,我怕那黑猪貘吗?”

    鸹神 不屑的冷哼,撇了撇嘴,躺到身边榻上,深呼吸了几口,语气平静的说道:“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