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玄幻 > 全球刷怪 > 第六百六十二章 目标只有一个

第六百六十二章 目标只有一个

    最高端的逼,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方式来装。

    海狮城一个普普通通的记者,以一种简简单单的方式把坤塔拉救回来的过程,前后最多不超过五秒钟,但对于绝大多数目睹了这一幕的人来说,海狮城的强大,却已经牢牢地印在脑中,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忘掉。希伯联合国和中南次大陆联盟政府整天多媒体滚动洗脑宣扬海狮城药丸的说辞,在这一刻显得无比滑稽和可笑,但凡是智力没问题的人,哪怕不掉转枪口痛骂国内媒体是傻逼,但最起码,内心深处的某些先入为主的观念,也不可避免的动摇了。

    至于那些早就知道真相的人们,自然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李太虎转头望向耿江岳,整个人的状态都炸毛了,问耿江岳道:“大佬,你们全国,有多少人会大光明术?”

    “具体数字不好说了。”耿江岳很平静道,“最近这两年,我每天凌晨都是三四点钟起床,去一号楼广场给过生日的市民灌顶,每天的技能都是随机给的,全看我当天的心情。目前除了刚刚移过来的那些老师和他们的家属,全市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已经被我灌顶过了。技能种类分布上,我大概估计,大光明术应该占到其中的百分之二十五左右吧,大部分时间,我还是给这个技能为主,攻防一体嘛,退能保住自己狗命,进能随手救下别人的命,危急时刻还能一发干掉变异者,简直是感染时期说一不二的神技。”

    李太虎听得越发皱眉。

    好难的数学题……

    海狮城全市280万人口,其中超过90%已经获得技能,获得技能的人当中又有大概25%是会大光明术的,那么问题来了,请问海狮城会大光明术的,到底有多少……

    “大概在六十万到六十五万人之间。”窦大小姐数感极佳,直接报出了答案,又脸色发青道,“大光明术是光明神教的不传之秘,全世界会这招的光明神教各地总教宗、大祭司和白衣执事,全部加起来,总人数也超不过一万人,海狮城……”

    “海狮城将来只会越来越多。”安安插了一嘴。

    窦大小姐顿时就说不出话了。

    电视里头,壮壮和篮子倒是相当淡定。

    在短暂地卧槽了半分钟后,壮壮马上调整回来,放着比赛实况不管不顾,又继续调侃贝马城国家队,嘴里啧啧啧地响着,光明正大地看不起道:“大家应该都知道啊,在玄秘职业联赛的人员配置上,打野位其实是个很牛逼的输出位,不少国家的国家队,都是以打野位为核心的。就像很多年前的中南次大陆联盟中央邦国家队队长,曾经的中南第一高手夏马尔,就是一个世界顶级的打野位选手。那么夏马尔那个打野有多强呢?不客气地讲,夏马尔对上世界八强水平以下的队伍,一打二、一打三,那都是常规操作,四杀不算惊喜,五杀偶尔也能看到,不论是移动还是输出,都是世界顶尖,哪怕遇上东华国宇宙队,最起码讲,在他自己这个位置上,也是绝对不吃亏的。只可惜前年还是被怪物弄死了。

    不过从刚才贝马城坤塔拉选手的表现和实力来看,这些年来中南次大陆联盟的驱魔师整体战斗水平,确实下滑得非常厉害。一名灵力值充分放开,强达九转,代表国家出场的打野选手,居然在正面和野怪对线的时候,连怪物一招都接不住。

    这里头固然有他对深海食人猴的特点不够了解的原因,但是我们反过来讲,深海食人猴这种怪物,真的很强吗?我看不见得,无非也就是屠城级。按照全球驱魔师协会最新的评定标准,只需要一支由高级驱魔师带领的小队,就应该可以拿下。高级驱魔师,也不过就是灵力值三千点,修炼等级达到第四重崇阿境界而已,很难吗?

    也就是我这个水平而已嘛!

    我现在都不是海狮城的战斗人员,我的本职工作,只是维修超级大楼能源供电中心的,我特么是技术人员啊!贝马城的主力打野,一个职业战斗选手,战斗力居然还比不上技术人员!痛心疾首!我真是痛心疾首!从此以后,中南次大陆联盟的人民群众,到底由谁来保护?

    电视机前的你们还在等什么?海狮城移民办热线电话,七幺八七幺八七七幺八!全球广大的基础学科专业毕业,具备博士学历的同志,还不抓紧跟我们联系?

    海狮城教学部,热情欢迎你们的到来!”

    耿江岳家里,李太虎不由指着屏幕的壮壮,问耿江岳道:“你不怕这个修锅炉的,将来出门被人暗杀吗?”

    耿江岳笑道:“这有什么好怕的?把人复活回来很难吗?”

    李太虎在心里默默地抽了自己一嘴巴。

    就不该跟这种挂逼说什么怕不怕的……

    狗日的都敢一挑全世界了,他还能怕个鸡毛?

    “篮子,这条广告费你们教学部出啊,友情价,只收你五百万。”

    电视里,壮壮对一旁的篮子说道。

    篮子很敞亮地点点头,道:“没问题,不过要先跟财政部报备一下。”

    壮壮不由羡慕道:“财政部现在牛逼啊,还代管着海狮银行,想印钱就印钱,我看端木翔才是世界首富吧。”

    “哥……”海狮城大楼里,栗子转头看看端木大老板。

    端木翔思想觉悟很高道:“钱嘛,纸嘛,数字嘛,什么首富不首富的,都是西方国家的低级趣味,真正的海狮城草药堂会员,根本不追求这个!”

    栗子盯着端木翔看半天,吐出一句:“我怀孕了,孩子奶粉钱你出。”

    端木翔不禁眼珠子一瞪,又猛地望向电视里的徐震。

    这狗东西,种马么?

    活过来才几个月啊?就把他妹的肚子搞大了?!

    电视里头,徐震突然吹停比赛,给了贝马城一张红牌。

    画面中,传出篮子的声音道:“贝马城被警告了。

    贝马城坤塔拉出局后,贝马队仗着自己的人数比黑铁城多了一个,九名选手全部集中到了中路,似乎是想要强行推中路。

    因为刚才黑铁城的打野,是和他们的打野挂件妹子一起挂掉的,也是死在了一只屠城级的怪物手里,很显然,双方都不想主动去招惹灭世级的怪物。

    毕竟也就四分,出局就不太合算。

    不过他们确实也都没有预料到啊,三分的怪物原来实力也不弱。这场比赛,双方队伍算是给后面的其他队伍趟雷了,都是经验教训啊。

    不过黑铁城也是很聪明啊,和贝马城的选手在中线拉扯了五分钟没有正面交手,这里我向电视机前可能是第一次观看比赛、对比赛规则还不够了解的观众再介绍一下,比赛的推塔规则很简单,一共三座塔,每座塔在为己方选手每提供十分钟的保护后,塔内的能量炮,就会冷却下来,冷却时间是三十秒。这也就意味着,双方都只有三十秒的时间,来攻击防御塔的护甲,打破护甲,防御塔就不再工作了,也就是推塔成功。

    那么在推倒防御塔之前,防御塔的能量炮攻击力是很高的,如果要强行越塔战斗,攻击一方基本上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这样的话,就容易处于劣势。

    所以在正常比赛过程中,只有一些非常刚猛的队伍,会搞出这种操作。

    比方说我们海狮队,海狮城国家队前任队长潘达就非常喜欢越塔,想都不想就冲上去,开场就用大招,五只熊猫两只抗塔三只群殴对方,通常要么同归于尽要么怒送一血,熊猫的三百万黑粉可不是平白来的。

    不像今天的黑铁城队长,张铁选手的风格就跟我们家熊猫截然相反,刚才贝马城强推黑铁城中塔的时候,张铁队长一直奋勇带领自己的队员往后退,都快退到二塔去了。所以根据比赛规则,双方在长达五分钟的时间里没有接触,现场裁判就判了双方消极比赛。

    我个人觉得,徐震上校是有点针对贝马城了。

    贝马城不是挺积极的吗?”

    壮壮道:“这话我不同意,规则就是规则,行为不能代表结果。贝马城在长达五分钟的时间里没有碰到对手,那就是消极,毫无问题。”

    篮子很理智地没有跟壮壮争吵,直接换了个方向,说道:“那么现在,在双方各被罚掉一分后,双方目前的比分来到了零比负一,贝马城暂时领先一分。

    双方的选手被裁判赶回了自己的位置,不过贝马城下路女选手娜迦纳尔好像很不服气,又跟裁判争执了几句,哇……!”

    全世界同时惊呼了一声。

    “娜迦纳尔在做什么?!她居然气急败坏,亲了裁判一口!”

    海狮城总部大楼里,栗子面无表情,双手掰断了一支铅笔。

    电视里,徐震高举起红牌。

    “娜迦纳尔被逐出赛场了!”壮壮大喊道,“另外一名当值裁判陈武,和徐震一起架起了娜迦纳尔,把她扔向了防护罩,娜迦纳尔被传送回了更衣室。双方的比分来到了负一比负一,我草,驱魔师这个职业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吗?

    第一场比赛的比分,就屈辱成这个德性了?拆不了塔,就去杀野怪啊!”

    “可能是有心理阴影了。”篮子道,“屠城级的野怪,看样子是超出了这个选手的能力范围,恐慌级的或许能好一点。

    按目前的形势看,双方既然都拿对方的塔没办法,其实完全可以依靠通过做视野来尽快地刷掉一些小野怪来增加分数。毕竟竞技比赛,只要能取得胜利,在场上运用什么方法,其实根本不重要,就算场面难看也在所不惜。

    目前看来,真人玄秘职业联赛的胜负手,和网络比赛是一样的,都是野怪。

    我这里可以向还没参加比赛的其他队伍提个小建议,我觉得各支队伍,完全可以多安排一些输出位在野区,三个人刷一只怪都行,不用怕人笑话。”

    “对!没错!”壮壮接话道,“谁说打野选手一定要比野怪强的?刷大怪的时候不也都是团队合作,小怪凭什么就不可以?承认自己打不过怪物很丢脸吗?

    坤塔拉刚才差点都让怪物给弄死了!他难道觉得丢脸吗?

    他丢脸吗?丢脸吗?啊?”

    正躺在推车上被送往急救室的坤塔拉听到大楼里无处不在的屏幕中传出的声音,心跳都要爆表了,戴在身上的体征监控设备滴滴滴滴响得跟报警器一样。

    坤塔拉破口大骂:“解说的,我日你全……”

    “家”字还没出口,脖子上就被扎进了一根针管。卢佳佳紧张对瞿佳道:“病人情绪太激动了,直接全麻吧!不然一会儿手术做到一半,变异了又麻烦了。”

    瞿佳言简意赅:“可以!”

    坤塔拉就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胸口的伤口,有两根肋骨扎进肺里去了,大光明术不管用,还是得开刀……

    电视里,壮壮恶心完坤塔拉,篮子又跟着道:“丢脸不丢脸还是其次,我觉得重点应该是,双方选手使用的比赛双层甲,似乎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厉害啊。

    坤塔拉选手在面对屠城级的怪物时,就遭到了可以说比较致命的创伤,如果真是在战争环境下,如果对军军医救治不到位,或者缺乏医疗器械和药品,坤塔拉刚才基本就没救了。

    毕竟除了咱们这边,世界其他地区,会大光明术的人还是不多的。

    全效抵抗药剂也一直不属于军队常规配备物资。

    所以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双层甲真的能担负起战争的重任吗?”

    天鲸海景大酒店的套房里,东华国的队员们听到这里,不少人不由略显担忧地看向教练诸葛思齐,但不用诸葛思齐解释,肘子就抢着说道:“你们不用怕,我们队的双层甲是自主研发的,跟其他国家的双层甲质量有区别。传送甲的灵敏度是零点零三秒,血条甲破掉的瞬间就回去了。双层甲做试验的时候,研究局是让李太虎来试的剑。

    李太虎说了没问题,他开到第七重的状态才能勉强碰到传送甲一点点,最多也就刺破一点皮。一般怪物的出手速度,根本达不到这个水平。”

    年轻的小队员们闻言,不由齐齐松了口气。

    有李太虎认证,那就基本问题不大了。

    不过老鹰没那么好糊弄,又小声问诸葛思齐道:“教练,靠谱吗?”

    诸葛思齐却卖起了关子,不直说道:“今晚我们队上场比赛,你自己观察吧,有些功能我现在也不确定,只能等你们上场去试了。试了才知道。”

    说着话,直接抬起腕表,关掉了电视。

    “不看了,没什么好看的了。”诸葛思齐站起来,把一个巨大的战术板,拉到房间中间,面朝全队,满脸严肃道,“我来跟大家说一下今晚的战术。

    今晚我们放弃守塔,所有人,等比赛一开始,直接上这儿!”

    诸葛思齐拿起笔,在龙岭的位置画了个圈。

    “迪丽热尔和尼古拉已经退出比赛,实战意义已经没了。所以我们今晚的目标只有一个,龙岭下面的大怪超玄体,多尾!”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