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玄幻 > 余烬之铳 > 第八十二章 驶向黑暗

第八十二章 驶向黑暗

    平静的海面之上,有零星的炮火声响起,一道又一道暗红的轨迹交错着,昭示着战斗仍在继续,长夜依旧漫长,仿佛没有一样。

    伯劳疲惫地坐在地上,身旁摆放了几支已经打空的弗洛伦德药剂,还有一些简单的肉干,来简单地填饱一下肚子,恢复能量。

    在他的身前则是高大的武器师,它被缆绳固定在了甲板上,技师们扛着工具箱,匆忙地为其修正着。三代甲胄与黑天使则不在这里,它们受到的损伤较大,加上暂时没有人能驾驶,被送回了舱室中,由永动之泵的技师们进行维护。

    对于伯劳这种凡人而言,驾驶原罪甲胄并不是一件轻松活,更不要说在驾驶它的同时,还要参与这样激烈的战斗。

    精神紧绷了太久,久到脱离甲胄后伯劳险些昏厥。

    他疲惫地看着有些寂静的甲板,每个人都沉默地执行着自己的工作,无形的压力压抑着每个人,其中的因素很复杂,比如这次行动的目的,比如这激烈的战斗,比如空无一人的黑天使……

    伯劳懒得继续想了,他安慰着自己,他应该习惯洛伦佐带来的“惊喜”才对。

    “你现在感觉如何?”

    海博德走了过来,他现在全副武装,应对着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

    “我还好,至少死不了,”伯劳大口地咬下肉干,狼吞虎咽着,“蓝翡翠怎么样。”

    “有些糟糕,当技师们拿着锯条把她从三代甲胄里挖出来时,她的手臂被破碎的钢铁撕出了数道伤口,还有一根金属贯穿了肩膀。”

    海博德描述着蓝翡翠的伤势,听着这些,伯劳一时间没有什么进食的想法了,但想了想之后可能的危险,他还是强迫自己吞咽,积蓄着力量。

    “不过她的意识还算清醒。”海博德说。

    来到了晨辉挺进号上,他才第一次见识到了原罪甲胄这个东西,但他心里没有什么技术之间差距的感觉,而是对这些钢铁与血肉结合的野兽感到恐惧。

    当见识到黑天使的降临时,这种恐惧被激发到了最大。

    海博德当时也走到了黑天使的身后,看到了那裂开的隙口,里面遍布着狰狞的血肉,微微摇晃的驳接线,它们带着金属一同起伏着,就像是在呼吸般。

    嗅着其中浓重的血气,海博德觉得自己就像在面对一头张开大口的野兽,而洛伦佐、伯劳等人,却要亲身步入这样的大口之中,让自己被其吞食……

    这就像将自己作为祭品交给了某个未知的诡异,从而换取力量。

    “别想太多,海博德,现在发生的这些都算是控制之内,你得习惯这些事。”伯劳大概是感觉到海博德心态上的变化,他安慰道。

    “更何况,战斗还没结束,无论要做什么,先等这一切结束再说吧。”

    伯劳看向了海面的另一端,在月光的照耀下能看到铁甲船模糊的影子,紧接着几道暗红色的光点在视野内扩大,有的撞击在了晨辉挺进号上,发出刺耳的明显,有的则落入了海里,激起一阵水花。

    “他们看样子还是不肯放过我们。”伯劳看着追击的铁甲船,有些无奈地说道,“真不清楚他们是怎么想的。”

    “看样子,他们大概猜到了阿斯卡隆暂时无法开火了。”

    海博德见此说道,视线进而看向了甲板尽头的巨炮。

    宏伟的巨炮此刻炮口低垂,依靠着几个临时搭起的铁架支撑着,好让保证它不会压碎甲板。

    蓝翡翠确实拼劲全力地保护阿斯卡隆了,也因为她的努力,阿斯卡隆并没有损坏,损坏的是支撑起调转炮口的环形升降架,它们被突进的妖魔所袭击,在阿斯卡隆开火后,后坐力则让这些支撑彻底崩溃。

    失去了环形升降架的支持,阿斯卡隆的炮口便被固定在了一个位置上,难以进行瞄准,也因为这些原因,晨辉挺进号失去了远距离狙杀铁甲船的能力,只能和它们保持着距离,进行着缠斗。

    “不仅如此,他们数量占优,还有那些疯狂的妖魔,这是在乘胜追击,而我们是在一路逃亡……好在晨辉挺进号足够快,他们追不上我们。”海博德说着好消息。

    “可如果洛伦佐再不回来,我们就要被他们追上了。”

    伯劳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看向一旁的断崖。

    晨辉挺进号绕着棱冰湾行进,一直行驶到了它的背面,也就是这处断崖,等待着洛伦佐的到来,之前被甩开的距离,也在这等待的时间里被缩短,估计再有不久,铁甲船便能追上来,到时候又将是一场恶战。

    “而且,我很好奇,洛伦佐到底该怎么爬上来。”伯劳接着说道。

    因为水域暗礁等原因,晨辉挺进号停下的位置,距离断崖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在没有原罪甲胄的帮助下,洛伦佐以个人的能力很难迅速地跨越这么远,从而抵达晨辉挺进号。

    “不如期待一下,他会怎么做,反正这种情况下,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感到意外了。”

    另一个声音响起,塞琉走了过来。

    女孩也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腰间挂着折刀和匕首,手上还拿着一把没有点燃的铝热步枪,在遭遇妖魔之后,伯劳便打开了武器库,令所有人保证武装。

    这还真的糟糕的一夜,不止是战争的开端,也是所有人噩梦的开始,而这噩梦目前无论是谁,都看不到它的尽头。

    突然甲板微微震动了起来,升降机开始工作,伯劳当即看向那里,目光警惕。

    升降机直达底部的舱室,那里是原罪甲胄的驻地,没有伯劳的示意,无论是谁都无法动用它们,而且按理来讲,现在甲胄们应该在被修整才对。

    “我猜这就是洛伦佐回来的方法了。”

    塞琉第一时间便猜到了经过,她一副平静的样子,十分从容地接受了这种勉强算是新事物的东西。

    不出所料,黑天使再度出现在了甲板之上,虽然它的样子有些糟糕,大部分的装甲都在战斗中破损脱落,但这些并不妨碍它的行动。

    充满漆锑的燃料罐安插在身后,它看了眼伯劳,随即张开了双翼。

    伯劳目送着黑天使的离去,掀起的狂风将他的思绪吹的有些乱。

    “仔细想想,每次洛伦佐的出场都十分有趣……这算是什么艺术追求吗?”

    伯劳看了眼身边的塞琉,塞琉则摆了摆手,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样子。

    几分钟后一道燃烧的轨迹划过天际,黑天使射出钩索,将自己拉回晨辉挺进号的甲板上,装甲开启,蒸汽喷涌,烟雾缭绕之中,洛伦佐从其中爬了出来。

    “洛……”

    伯劳刚想呼唤洛伦佐的名字,可紧接着洛伦佐的身影便倒了下来,就像失去了所有力量的支撑,他从黑天使的背部摔了下来,瘫倒在地上,再无意识。

    各种声音呼喊着,模糊的脸庞填满了洛伦佐的视野,可他听不到,也看不清了,他太疲惫了,失去了意识。

    “这……怎么回事?”

    海博德看着昏迷的洛伦佐,一时间束手无策。

    这太突然了,谁也没像过无敌的霍尔莫斯先生也有倒下的一天,在海博德的认知里,洛伦佐就是力量的代名词,没有什么东西能将他击溃,也没有什么绝境能困住他,洛伦佐也从不让他失望,无论是什么样的强敌,他都能与其抗争。

    可洛伦佐倒下了,在他眼前。

    “船医!”

    伯劳大喊道,他用力地扛起洛伦佐,能感到洛伦佐的呼吸还算平稳,只是意识陷入了昏迷。

    船医也匆忙地赶了过来,提着医疗箱,就地为洛伦佐进行着检查。

    扒开紧闭的眼皮,检查了一下他的心跳,再看看他身体上有没有什么伤势,这些船医还算专业,在上船前他们都参与了黑山医院的紧急培训,其中便有该如何照顾洛伦佐。

    至于其中的内容其实也很简单,按照正常人的医疗对洛伦佐进行过量治疗,大概就是没必要在意医学常理,所有使用的药物剂量都翻倍,如果这也救不了的话,那洛伦佐多半是没救了,毕竟猎魔人是肉体比凡人强大太多,在秘血的加持下,他们就像不死不灭的怪物,当这样的怪物也毫无希望地走向死亡时,凡人的医生又能做些什么呢?

    当然尸检还是要做的,用阿比盖尔院长的话来讲,如果洛伦佐真不小心死在了世界尽头,这些船医都要玩命地把洛伦佐尸体带回来,为医学界做出最后的贡献。

    “他没什么问题,应该是太过劳累了,陷入昏迷,休息一会,或许就能清醒过来。”

    船医站了起来,对着其他人说道,听到这样的答复,大家心里多少轻松了些。

    小事,都是小事,洛伦佐还没死,这货躺一会又能生龙活虎了。

    伯劳也长呼了一口气,洛伦佐要是死掉了,或者出现些什么问题,这次针对世界尽头的行动,可能真就没什么希望了。

    不过这也是伯劳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情景,洛伦佐会因精神疲惫陷入昏迷。

    “是因为你吗?”

    伯劳想着,看向了一旁的黑天使,低声道。

    这是洛伦佐第一次展现这样的能力,这不禁让伯劳思考,之前数次黑天使的躁动,会不会都是洛伦佐在搞鬼呢?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洛伦佐了,可突然间他又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变得很遥远。

    “麻烦你们先照顾一下他吧,醒了的话,立刻通知我。”伯劳说。

    船医们点点头,把洛伦佐搬上了担架,抬往了医疗室。

    “你也跟着一起吧。”

    伯劳看了眼塞琉,对她说道。

    塞琉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即使伯劳不这么说,她也准备跟着一起去的。

    看着消失的几人,伯劳站在原地还有些失神,可炮弹的撞击声将他唤了回来,阵阵的硝烟从船舷的两侧升起,让伯劳意识到战斗还未休止。

    “诺塔尔加速!驶离这里!”

    伯劳冲进了指挥室中,对着诺塔尔喊道。

    经过了短暂的平息,诺塔尔终于穿上了衣服,但即便如此,他仍在不停地打喷嚏,看样子多半是被冻到了。

    “离开这里,我们去哪呢?”

    诺塔尔反问道,他用力地砸了砸仪表盘,气愤极了。

    “该死的妖魔,它们一来了,这些读数都不准了。”

    大部分的指针都在迅速转动着,就连指明道路的罗盘都在疯狂地旋转,望向夜空,沉重的乌云再度包围了过来,月光一点点地熄灭,直到再无踪迹,陷入黑暗。

    “残余的侵蚀影响着这些,我现在可找不到航道了。”

    诺塔尔神情严肃,在他的航海生涯里,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虽然知道妖魔的存在,但这也是他第一次跟妖魔打海战。

    伯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对策,今夜发生了太多的事,而且这些事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剧烈的震动再一次响起,一发炮弹沿着船体的边缘砸下,将数米的围栏全部摧毁,坠入海中,甲板上的露台炮开始调整方向,开火还击。

    “先离开这里……至少和他们拉开距离。”伯劳说。

    历经这么多次的战斗,晨辉挺进号已经伤痕累累了,现在仍有着一定的战斗力,但被纠缠太久,伯劳不清楚他们是否还能应对寂海里的威胁。

    况且,根据之前的战斗来看,敌方根本没有什么战术可言,就像一群疯狂的野兽,不死不休地追逐晨辉挺进号,一旦被它们追上,多半是一个你死我活的局面。

    “好吧。”

    诺塔尔不再多说什么,他又一次狠砸着罗盘,希望它能正常些,结果指针转的更快了。

    他懒得纠结这些了,看了眼漆黑的外界,不知不觉中海面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光,昏暗之中只剩下了晨辉挺进号与其身后的铁甲船们,它们就像相互追逐的焰火。

    晨辉挺进号开始加速向前,步入无际的黑暗之中。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