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仙侠 > 他来自凡尘 > 第一章 佛秀

第一章 佛秀

    问禅寺。

    “佛秀,你又躲在那看不堪入目的东西,玷污我佛门圣地。”

    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鼓荡于寺内,声音之大差点将天上路过的飞鸟惊落下来,盖过了夏日的蝉鸣。

    禅房中。

    一青年和尚正悄悄的躲在角落里,手里抱着个手机,看着某些个不可描述的电影画面,很是入神。

    正看的起劲,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咆哮。

    他身子一僵,脸色讪讪然的转了过去,只见一枯瘦老和尚正堵在门口是一脸须发皆张的怒容。

    这青年和尚当真生的一副好皮囊,唇红齿白,一双丹凤眸子似从天上坠下来的星辰,肤色白净,清秀俊美,比之女子还要好看几分。

    他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讪笑着。“师傅,你化缘回来了?”

    那老和尚和自己的徒弟却是两个极端,生的瘦矮身子蜡黄脸,两撇胡子三角眼。换句话说就是膈应,膈应到什么程度?膈应到出去能把人家小孩吓哭,不是被吐口水,就是被当成人贩子,没少遭人嫌弃。

    说是化缘,其实比要饭的好不到哪去。

    不过也有一样的,就是两人的僧衣都是那种洗到发白的,上面还落着几个补丁,显然不甚富裕。

    老和尚鼻孔朝天的“哼”了一声便走到了佛秀身前,把他的手机一把夺了过来。

    同样是化缘,佛秀出去几乎次次都是满钵而回,可他出去就和要饭的差不多。

    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那手机里的东西,他冷声道。“去,诵读经文两千遍。”

    然后便走出了禅房。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佛秀不由得翻了个大白眼,看了看周围破败的墙面嘴里嘟囔着:“什么佛门圣地,穷的都快饿死了。”

    他也没闲着,伸手就在自己的床底下摸索了一会,再伸出来就多了一个卤鸡腿。他一边苦大仇深地咬了口鸡腿,一边起身,耳朵微动,像是听到师傅的禅房里传来什么声音,立时咀嚼的力度更大了,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了两个字“虚伪”。

    不过说归说,他还是走了出去斜瞥了眼某间禅房是一脸的鄙夷,然后看着破败不堪青苔满布的寺庙抱怨道。“也不知道变通。看看别的那些寺庙,光香火钱一个个都富的流油,再不济卖点开了光的物件也能糊口不是。天天就知道化缘,化缘,我那手机还是某位漂亮女施主特意送我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要回来?”

    想到几个月前去县里化缘,结果刚下山不远就被一漂亮姑娘看见,非要让自己跟她回去,就差动手了。

    好在佛秀最后以死相逼,这才得以保全自己的清白,最后那姑娘就扔给自己一手机。

    至今他还记得那娇滴滴的声音。“小和尚,要是那天还俗了可记得给我打电话哦,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养你一辈子。”

    临了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了一个火红的唇印。

    一想到这件事,佛秀口中便不停的念叨着。“奇耻大辱,当真是奇耻大辱。”

    问禅寺,虽说如今破败潦倒,但是佛秀却听那老和尚说过,在过去,这里可是佛门圣地,天下高僧无不来朝,香火之胜简直是独冠诸刹。

    可惜不知道遭逢了什么大变,至此与世同浊,苟存至今。

    不过,这却是佛秀的家,他自幼无父无母,是老和尚收养的他。只因还未受戒,加之是在庙里发现的他,便以佛为姓,取了个名,佛秀。

    取意,佛中秀者。

    “唉!”他叹了叹,顺便将那鸡腿啃了个干净,骨头一抛,脚步一转便顺着一条幽径往后院走去。

    寺庙本就不大,不过百来步的距离他便到了一处古旧的凉亭近前,其内只有一个蒲团。

    而凉亭之外,小径的左侧却有一莲池。那莲池以青石为沿,方圆不过十来米,内有碧水,风吹过,便荡漾生波。

    而水面之上,只见莲叶或亭亭玉立,或伏于水面,或半掩半遮,摇曳中,便将那水映的更碧了。

    出奇的是,偏偏佛秀没见它开过花,都二十年了,莲叶无分四季冬夏,皆是长青,可就是没开过一朵莲花,当真好不奇怪。

    佛秀一脸的无奈,他迈着步子走到那凉亭之中,一屁股就塌了下去。

    老和尚还说过,这莲池之内所种莲花非以四季而论枯荣,而是闻妙音才可含苞,听佛法方可绽放,谓之佛莲。

    “鬼才信,什么都能和佛扯上关系。”

    佛秀撇了撇嘴,不过再想到那手机里存的电影和,他是一脸的可惜。“唉,猫和老鼠我还没看完呢。”

    此时正值夏时,周遭林木郁郁葱葱,知了叫个不停,这一坐下来,以佛秀疲懒的性子竟是不知不觉间有些乏了。

    微风袭来,佛秀打了个哈欠,强作精神从颈上取下来一串佛珠,一边捻着,一边诵着经文。

    只是没几段他就开始昏昏欲睡起来,然后头一歪呼噜声就起来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就见他那坐着呼吸起伏摇晃的身体像是被一只手推了一把忽然失去了重心,身子往前一倒。

    就听。

    “嘭!”

    “哎呦!”

    前一声,是那以头撞柱的声音,后一声,是佛秀的痛嚎。

    疼的他是蹲在地上两手不停的搓着额头,一脸的龇牙咧嘴,倒吸着凉气。等他手拿开,就见额头右侧已多了个大包,远远看上去就像个红色的犄角。

    佛秀这个疼啊,睡意瞬间没了。他转身就往禅房方向走,然而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太倒霉还是怎么的,就见他走了没几步脚下“跐溜”一声,身体一个趔趄就往旁边的莲池冲去,大有一去不复返的架势。

    “哎呦我草。”

    佛秀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池水,心里只来得及暗骂一声:“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接着,“扑通”一声便没了意识。

    ……

    ……

    ……

    “江湖是什么?江湖就是你杀我,我杀你,恩怨情仇,仗剑醉酒。”

    客栈中,一老秀才正唾沫星子四溅的溜着嘴皮子。

    “嘭!”

    他一拍醒木,神情肃然的说道。

    “话说江山辈有人才出,一代新人胜旧人。自当年“名侠”沈浪携一干好友退隐江湖,远游海外之后。当今天下,却是那“百晓生”以兵器谱排出天下高手……”

    那老秀才一脸的煞有其事,声音高昂婉转,怕是此道老手,只将满堂听书人的好奇心一下勾了起来。

    而在那客栈斜对面的一条小巷子里,一个黑不溜秋的乞丐正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

    乞丐看了看自己破碗里的半个馒头,嘴巴里低声的抱怨着。“真特娘的倒霉。”

    可他的耳朵却没闲,依旧仔细听着,当听到“小李飞刀”“龙凤双环”几个字之后,两个眼睛放光似的,可然后又一脸的黯然。

    自己不见了,那老和尚一个人可怎么过啊?身子骨也不行了,最重要的,手机还没还给他啊。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叹息一声。“唉,但愿山下的乡亲能接济帮衬一下他吧。”

    说完,他看着那半块馒头,像是苦大仇深一样,恶狠狠的就咬了起来。

    就这还是他抢来的,什么行侠仗义?什么江湖梦?狗屁,天见可怜啊,要个饭都被排挤。

    他从醒来,到明白,再到现在,当真一言难尽,满是辛酸泪。

    佛秀摸了摸自己新长出来的黝黑发茬,有些不甘。“为什么没有个丐帮呢?”

    半个馒头入肚,对他来说简直就和没吃一样,摸着自己肚子,一脸的生无可恋。

    但他却没乱跑,不是不能,而是不敢,只因这地方太吓人了。

    前两天还在一酒肆的外面看见一人脑袋飞的多高,那血简直就跟喷泉一样,甚至那人的尸体还被那酒肆老板拖了回去,剁成了碎馅。

    以至于他现在只吃馒头,别的带点肉的都下不去嘴。

    动辄杀人,这就是江湖,对与错已不重要,实力生死才最重要。

    在这里,狗都比人恶。一到晚上那四蹿的野狗到处跑,眼睛都是红的,目露凶光,绝对吃过人肉。

    而此时的他,是蓬头垢面,破衣烂衫,脚下放了个破碗,手里杵着根棍子,简直完美的诠释了乞丐这个职业。

    不过这样也有好处,一身脏兮兮的看不清脸,估计让别人杀别人都嫌脏了手,而且也是为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他可不想走着走着再遇到个女的跑出来让他跟着回去,其实女的倒还好,怕就怕是个男的,那就惨了。

    这个世界,当真是步步杀机,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

    什么行侠仗义,什么路见不平一声吼,都是扯淡。在这里,这种人除非沈浪李寻欢之流,要不基本死的最快,这就是最现实的江湖,也是最恐怖的江湖。

    街道上小贩吆喝声不绝,贩夫走卒是皆在其中,只是看到他,立时一个个满脸的嫌弃,唯恐避之不及。

    这个城,叫作保定城。

    无论是昔年的“李园”,还是“沈家祠堂”都在这里。

    不过佛秀也有点变化,只见他眉心处多了一颗红点,似极了朱砂,闪烁流华。

    而这,便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只见那朱砂之内,自成空间,里面并无他物,唯一莲池,正是问禅寺后院中的那方莲池。

    佛家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而那莲池中,只见不知何时竟是绽开了一朵红白相间的莲,簌簌摇曳,看起来纯净无暇,不染尘埃。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