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仙侠 > 证剑诸天 > 第1章 在下林平之

第1章 在下林平之

    乌压压的一片人。

    夜晚的灯光不算昏暗,却也不太明朗,陆寻只觉的昏昏沉沉的。

    “好!好!好!冲着刘三爷的金面,谁也不能在刘府上无礼。既是木高峰的子侄,来,木兄弟,咱们就此亲近——亲近!”一个尖锐的公鸭嗓,口中冷冷的说道最后‘近’字之时,竟是咬牙暗中在手上使力。

    突然一股巨力传来,陆寻只觉手腕上一阵剧痛,腕骨格格作响,似乎立即便会被捏得粉碎。这番剧痛,瞬间使得陆寻清醒过来,也不待看清眼前人,翻手一转,暗示了个手法啊,手若无骨般,眨眼便脱离了此人两手的锁扣。

    连退两步,陆寻轻嘶了一声,脸色苍白,立马抬头望向面前。

    只见的不算明亮的大厅之中,众人目光皆聚于此,各个都是一番武林装束,刀剑兵器一应俱全。

    面前站着这个矮个道人更是满脸凶相,一双手都伸到他的面前了。

    他不由的心中一慌,所幸经历过上个世界的洗礼,面容上算是还可能勉强做到强装镇定。

    疼。是真疼。

    陆寻的脸悄悄冒出了冷汗。

    刚刚他虽说抽身的早,但等他回神后,他的手已然是受到了伤害,现在看来暂时是不能再用了。

    “木兄弟!凭的走开作甚!我们还未好好亲近亲近呢”面前这个矮个道人用着公鸭嗓子的嗓音再次说道,说着脚步还稍稍往前,好像要再次来‘亲近’一下。

    面前的情况在陆寻的脑子里转了转,他逐渐有些明白,他是再次穿越了。

    而且此次穿越的情况有些糟糕,面前这些人都是要给自己兴师问罪的架势。

    紧紧盯着眼前说话这哥哥矮个道人,他在心中不由暗骂一声这次穿越真坑,脸上神色却丝毫不动,脑筋快速急转,由于没有接受记忆,他现在只能先稳住,慢慢解决之后的问题。

    想到这,陆寻定了定神,口风转成不经意的反问:“哦,脚滑了,倒是你离得这么近做什么?”这之中他还顺带改了口音和嗓音。

    说着,他面色不改,想要悄悄把已受伤的手藏起来,却在要背到后面之时,发觉到他的后背竟有个东西阻拦着,而且身体也无法直起来。

    这?!嗯?我这次穿越的……难道是个驼子?!

    一想到这,陆寻的心中一阵乱麻,不由想着预估不到这穿越的坑爹程度,不过旋即,后背出现了一阵摩擦触感,让他安心了下来,原来自己这个驼子还是个西贝货。

    那为什么我这个前身要扮演驼子呢?

    陆寻有些头疼的想到,这又是出现那三个问题。

    我是谁?

    我在哪?

    马上要做什么?

    陆寻假装抬头盯着眼前之人,眼珠却相当灵动的转动,假装不在意的观察着厅内的众人。

    而这一瞧却让陆寻又吓一跳。

    面前这些人,男女老少,道士和尚,书生尼姑,是什么模样都有,竟是把这江湖的八大门几乎包圆了。

    陆寻这刚刚从鹿鼎世界穿越而来,倒是对这些门道都清楚,却不想竟然能在此看到聚齐。

    我这究竟是在哪?

    他的脑中再次出现这个问题。

    却在此时一个胖胖的富商模样之人上来说话了,他双手一压两方,显然是要做和事老:“木兄弟,余观主,既是此次都是来到我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大家就此罢手,来,大家喝酒!”说着就此举杯一饮而尽。

    陆寻有些凌乱。

    木兄弟?余观主?刘正风?金盆洗手?!

    这不是笑傲江湖里的剧情吗?这金盆洗手大会乃是这前期一大重要剧情节点!

    那……我在和他争斗……

    陆寻低头看了眼面前的死矮子,脑中一片抽搐:话说自己不会是死驼子木高峰吧。

    想到这,他转念便否认了:不对不对,依据假驼子和木兄弟的称呼而言,自己可能,大概……是林平之!

    我去,死太监林平之!

    杀妻证道林平之!

    我杀我鸡林狠人!

    我去!

    自己怎么这么穿越成这么悲惨的角色,那辈子在鹿鼎记成为神龙教一个小兵就算了,虽说好不容混出头,当了个小领头,学了些武功本事,却不想来了个韦小宝,之后没及时逃出,被一炮炸死,但好歹那背子身体的几片肉是健全的。

    但这辈子竟然穿越成林平之,连身体都不是健全的。

    本是世家子,却成流浪儿!

    就以身世凄惨而言,笑傲江湖整本书之中无出其右。

    想到这,陆寻有种抽身出去,打开裤腰带的冲动,当真想要看看自己的兄弟还尚在人间否。

    不过心中想想,他还是强忍住了,毕竟场合不对。而且以他之前对笑傲江湖的了解,这个时间点,林平之甚至都还未拜入华山派。

    照这个推断,他被拉了出来的原因……

    他看了眼余沧海身旁鼻青脸肿的弟子,他大概知道些现在的情况了。

    他这正是在为曲洋躺枪的过程之中,按照剧情,他现在被余沧海欺负的几欲吐血,然后……

    嗯,按照剧情来说,自己不应该是被塞外明驼木高峰给救下了吗?

    怎滴没来?

    陆寻虽是满心的疑问,却也在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气。

    记得这老不死玩意,心狠手辣,按照剧情,林平之在他和余沧海争斗时,没少吃苦。

    不过问题来了。

    现在没这木驼子,自己怎么脱身?

    陆寻仔细观瞧了眼四周,这帮凶神恶煞的众人里,唯独一个书生面露微笑,轻摇纸扇,身旁还立有一美丽妇人,心中一动,虽说和原着中剧情有些不同,这人应该是第二日出现的,但现在既然既然现在木高峰没来,那现在就只能靠这位君子了。

    心中想着,就此一低头,双手一拜继续伪装着嗓音拒绝道:“谢刘长老,本人不谙酒量,还是不喝了。”

    “哼——你怕不是不谙酒量,是不想喝吧!”矮个道人余沧海站着身子,对着陆寻一声冷哼,随即冷声说道:“既得不喝酒,那咱们就来说道说道,你家木先生何来打我青城派弟子?”

    陆寻闻言一愣,心中暗道,机会来了。他张口一笑道:“余观主说笑了,你只知弟子被伤了,却可曾见得是谁打的?”见到余观主脸色瞬间再次转冷,他眼神一瞥,四下还是无人答话。

    “但我弟子是被人攻击,一击就倒,这里众人有这本事的都在这里,除了你叔叔……!”

    “那你可曾见到我叔叔本人!”

    现在他只需继续借用这位的名头,好好玩就行了,他继续说道:“我叔叔塞外名驼,恶则恶已,却何时被见到打人不露脸?”

    原着里林平之是被迫认了木高峰为爷爷,陆寻虽然也不知道这个剧情哪里出错了,但这位木高峰竟然还未出现,那就还有的周旋的余地,现在就由得自己说了。

    “我叔叔……常和我说,做恶人也要做个光明正大的恶人……”

    陆寻心中暗道,若不是年龄相差实在太大,说不得都得认个兄弟算了,到那时如果这死驼子知道会不会脸色很奇怪。

    脑中胡思乱想着,话语却不乱,这是前次穿越随韦小宝学来的‘说鬼话’技能,并且目前看来技能点还点的蛮高。

    想了想,他在之前的话语说完后,轻轻转身,对着一旁摇扇的书生,一弯腰说道:“久闻华山派岳不群岳掌门,气节才高为人仗义,倒是可来评评理。”

    陆寻想到依据剧情来判断,这岳不群最好虚名,自己这般可以让他来趟浑水,不过旋即他又想到这岳不群后面办的事,作为伪君子,其人是当真做的彻底了,那份推诿的本事,还不留痕迹,估计想要完全依靠他还不可行。

    估计还得依靠另外一人……

    陆寻心中暗自想到,那人估计现在应该有动作了吧……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