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科幻 > 麻衣相师 > 第471章 绿色萤火

第471章 绿色萤火

    一抬头看清楚了那是个什么玩意儿,我嘴里憋的气差点没一下全吐出来。

    那东西也约略是个人形,但一身青灰邪气,绝对不是人。

    而那东西的长相,也是叹为观止的狰狞——一张脸可能在水里泡时间长,已经烂乎乎的,一只眼窝是空的,另一只眼睛也不是人眼,而像是一种兽类,泛着红,用一种很怨毒的眼神盯着我。

    那手就更别提了——五个尖锐的指甲,弯曲勾折,一把抓下来能划破皮肉露出骨。

    这他妈的是个啥啊?

    水猴子?

    也不像啊!我一个做过姑爷的人表示,水猴子都没这么难看。

    对了,那个长鳞的东西说过,水里也划分地盘,有一些长毛的东西长期潜伏在里面,还经常欺负她。

    还是看在了白色衣服的份儿上,那些东西没能把她怎么着,这个货看我是个活人,地盘意识也没有了,上来就要抓我?

    而那个东西的力气也很大,还没等我想出了一个所以然,身子跟个锚一样,猛地向下一坠,就要把我拉到水深处去。

    我好奇心再旺盛,也顾不上管这货是个啥了,回头抽出七星龙泉就要削它。

    煞气激起一片旋涡,可七星龙泉在水里的威力根本没有陆地上大,这东西瞅着烂乎乎的,但是竟然异常机敏,很懂得在水里借力躲开煞气,同时回头惊疑不定的看着我,像是没见过这么难缠的活人。

    就算这样,它也没放手,死命继续往里拖我。

    我毕竟是个人,能在水里潜的时间也不长,拖延下去对我也没好处,还是得速战速决——这会儿我还想起来了,这东西来的太突然,刚才的反应全凭条件反射,冷静下来一想,我不是有那个麒麟玄武令吗?

    就连那个长鳞的东西,一个“混血儿”,都对它那么忌惮,这货既然是个水生的,没理由不怕。

    于是我腾出手,就把麒麟玄武令拿出来了,拍在了那玩意儿的脑门上。

    在水里是听不见声音的,但是那一下,那东西像是被冲击波给撞开了一样,要是在陆地上,必然是一声巨响,那东西瞬间就在水中贯穿了一串气泡,咕噜噜滚出去了老远,比上次对付长鳞的威力还大。

    我顿时高兴了起来,上次没收汪景琪多少钱,程星河还跟我闹了半天脾气,这货虽然有二郎眼,也是个目光短浅的玩意儿,钱哪儿有这个玩意儿好?

    但我当时忘了一句话——命里馈赠的礼物,早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

    要是知道这一下,会在以后给我带来了那么大的麻烦,我死也不会占这个便宜。

    但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一切,高高兴兴的游回去,拖住了那个一身邪红色的东西,又用跟程星河那拿的狗血红线,把那一串七个死人也拴住,跟一串葫芦似得拖上了水面。

    临走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往下看了一眼,想看看刚才那个玩意儿怎么样了,会不会追上来,谁知道这一看,当时头壳就是一麻。

    那个东西无声无息的蹲在了水底,像是在死死的盯着我,但是无论如何也不敢上前。

    而那个东西身后,有数不清的绿眼睛,一闪一闪的。

    活像一大片的萤火虫,可那个绿,是一种阴森森的惨绿,比起萤火虫,更像是一大片的鬼火。

    它们都在静静的注视着我。

    那个感觉让人心里别提多瘆得慌了,我生怕这些东西跟上来找我的麻烦,赶紧带着那一串死人就踩水上去了。

    脑袋一冒出了水面,就看见了白藿香担心的表情,看清楚了我没事儿,立马就松了口气,但立刻把脸转开了,像是假装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哑巴兰赶紧把我给拉上来了,一瞅我带上来的东西:“大丰收啊!”

    把个长鳞的看见了她妈被拉上来了,又是一阵尖叫,程星河没忍得住,在白藿香那要了一把纱布塞她嘴里了。

    我把耳朵里的水给控出来,看向了身后那个带着一层邪红的东西。

    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再看清楚了这个人的真容,心里还是老大不舒服。

    是一个老妇人。

    花白头发裹成了一个很紧实的小圆髻,老式的土棉布料子做的袍子,下面露出了一对已经很罕见的三寸金莲。

    她还睁着眼睛,她皮肉也没腐烂,可她眼睛里已经没了神,皮肉上附生了很多的水藻,甚至还有水蜗牛。

    她是活着,可她被关在死了的肉体里,比死了还难受。

    程星河脸色一僵,喃喃的说道:“我第一次看见……这么痛苦的死人。”

    长鳞的东西嘴被捂住,本来还在挣扎,可是一听了这话,顿时就愣住了,死死的瞪着程星河,像是想扑过来咬他。

    程星河连忙说道:“你别不信啊,我这个人从来不撒谎——你妈正在尖叫呢,整个人都扭曲了,你想想,她根本不能动,可她能感觉的出来冷热痒痛,就好比被人点穴了一样,跟鬼压床一样。”

    鬼压床什么感觉,这个长鳞的知道不知道,我不懂,我倒是有过这种经验。

    怎么挣扎,身体都控制不住,短短几秒,都痛苦的像是过了一年——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被关在身体里好几百年——在水里也许很冷,也许很憋闷,被那些水藻附生腐蚀也许很痒,可她什么都做不到,只能活着,忍着,恐惧着。

    这是不亚于凌迟的酷刑,一忍就是百十来年。

    程星河接着看向了那个长鳞的东西:“你妈说,求求你放了她,魂飞魄散也行,永不超生也好,她实在忍受不住了,就只想解脱。”

    长鳞的东西愣着,死死盯着他妈,像是根本就不愿意相信,但是很快,她眼睛里漫出了大颗大颗的眼泪。

    程星河把她嘴里的纱布拉出来,她半天才说了一句:“他怎么不说?他怎么不告诉我……”

    哑巴兰一直很想搞对象,是我们三个里最绅士的一个,他出于对女性的整体怜惜,说道:“你妈说不出来……”

    不对。

    她说的,是那个教给她二七留魂,骗走了铁片的幕僚马神眼。

    事已至此,挽回不了的事情,谁也没办法,能做到的,也只能是及时止损了。

    你妈熬到了现在,终于熬出来了。

    而那个小孩儿也大声的哭了起来——程星河给他涂了牛眼泪,他看见了那个烫着波浪卷的妈。

    他扑过去,想抱住那个虚影,可一次一次扑空。

    但他就是不放弃。

    我眼窝忽然有些发酸——他起码还能抱到,还能见到,我连见都没见过我妈。

    这个时候,她可能躺在被窝里睡觉,可能天亮了会给现在的孩子做早饭,给现在的丈夫搭配衬衫,她会出去购物,她会惦记每一个家人,除了我。

    去他娘的,没有妈,我也活了二十多年。

    程星河一只胳膊搭在了我肩膀上:“你看你这个丧劲儿,从小缺钙,长大缺爱。”

    是啊,我长大了之后,经常心软,经常竭尽全力对别人好,也经常装作不知道,人家是利用我。

    因为哪怕是虚假的温暖,也是温暖啊。

    这是后遗症,得改。

    祝秃子还蹲在了水边,跟个墙头瑞兽一样,一脸复杂的看着我。

    天快亮了,到时候了。

    我坐下来,开始念诵超度的经咒。

    现在已经是地阶,这死人又不多,对我来说是非常简单的——桂花娘娘庙里,婴灵医院里,大世面都见过,这都不算什么。

    天边的鱼肚白浮现出来了之后,几团子稀薄的影子在水天之间慢慢消散了开来,

    小孩儿追着那个方向,一边跑一边哭,被程星河提溜小鸡仔子一样提溜回来了:“要再见你妈,你还得等个几十年。”

    小孩儿来回踢蹬,哭的撕心裂肺,白藿香眼圈红了,但发觉我看她,立刻抬手揉眼,凶巴巴的说道:“被风迷了眼,看什么看?”

    哪儿有风啊!

    她说完了,老天爷倒是给面子,一阵风真的从一边吹了过来。

    那风缠在了邪红色的县令夫人身上,只见那个身体猛然就化开了,成了卷在风里的一团子飞灰,吹过了水面,不见了。

    那个长鳞的东西也大哭了起来:“娘……”

    光线逐渐亮了起来,看得出来,她身上的那个白布已经破了——我想起来了,还是被我用诛邪手给抓破的。

    这下,她的脖颈,手臂,脚,全暴露在了光线下面,鳞片迅速变干,甚至裂口,露出了内里白生生的嫩肉。

    是啊,不放她下水,她根本就活不了多长时间。

    可放她下水——这玩意儿弄死了这么多人,早晚跟她老爹一个下场,天打雷劈。

    祝秃子跟着我们吹了一晚上的冷风,这会儿重重打了个喷嚏,想看我的笑话没看成,倒是对我更忌惮了,这才说道:“这个东西,你打算怎么弄?”

    按理说,是应该抓了弄死,替天行道。

    那东西似乎也预见到了自己的下场,咬着牙不吭声,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

    她活着唯一的寄托,就是她妈了,她妈再死了,她孤身一个,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白藿香看着这个东西,倒是有些同情。

    程星河一个劲儿的跟我挤眼,我心里也明白,就看向了那个东西:“给你两条路走——要么,你就让我们做成干锅鱼头,帮我哥们多下两碗饭,要么——你跟着我,我带你赎罪,带你去看更大的世界。”

    那个东西听到“干锅鱼头”四个字,倒是并不意外,一副要慷慨赴死的样子,可听到了后半句话,顿时就愣了一下。

    伤了二十一个人命,要是能做抵偿二十一条人命的功德,保不齐就能躲过天打雷劈了。

    那个东西对“更大的世界”几个字,瞬间就露出了一脸的向往,点了点头。

    祝秃子一副鄙夷的样子:“真是小门小户,小家子气,什么破烂都愿意往家里捡——这玩意儿有个屁用?煞一下的,都是垃圾。”

    你不就一两个吗?不知道的以为兵马俑都是你的呢。

    我也没搭理祝秃子,拿下了那东西一片鳞:“小黑小白都有了——你叫小青得了。”

    那个东西身子一颤,有些倔强的说道:“我妈给我起了名字了——安宁。”

    程星河一下乐了:“不得安宁,所以叫安宁?”

    好一个“安宁”啊。

    小学时候,一个胖姑娘名字叫小小,一个瘦猴叫大壮,真是缺啥补啥。

    安宁就安宁吧,我叫了她的名字,把她收进了寄身符里,放进了口袋。

    程星河一看事儿办完了,连忙就问祝秃子:“奖金多少?”

    祝秃子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人风风火火的就跑过来了:“要亲命了,找你找的这叫一个苦啊……”

    我一回头,意外的发现,来的还是个熟面孔。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