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九百书库,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九百书库 > 仙侠 > 天道扫描器 > 第一章 摊牌

第一章 摊牌

    “滚,你们两个丧尽天良的骗子!”

    一声怒吼冲出重门叠户的大院,惊飞栖息屋檐的麻雀。

    齐治神情狼狈,被三五个粗壮庄客追着打,一路从后院跑到门外。

    他的师父,一位邋里邋遢的老道士,咧着黄牙向管家求情,“管家老爷,咱们师徒的做法绝对没问题,可否向贵主人说说,多少赏赐些铜钱白米。”

    管家满脸通红,气得鼻子都歪了,“还想要钱粮,我家太太被你们祸害一番,小病变成大病,险些送命。也是我家老爷仁慈,只叫下人把你们打出去,按照我的脾气,至少打个半死,然后送官府治罪。”

    “送官府?”老道士听着神色变了,连忙招呼齐治,“徒弟,不好,风紧扯呼!”

    说完,老道士撩起长袍迈开腿,灵活身手和年纪极不相符,一路狂奔,在乡间田野尽头化作一缕烟。

    齐治望尘莫及,身后几条恶犬追过来,“师父,等等我。”也跟着跑了。

    管家气得不行,对身边庄客下令,“以后再见到这一大一小两个骗子,大棍子给我打出去。”

    片刻过后,这对师徒坐在田垄旁,望着稻田的水面发呆。

    两师徒靠坑蒙拐骗为生,生意总不景气,难得混个半饱,今天玩砸了,又得饿一顿。

    “不应该呀,老道我技艺娴熟,不能够玩砸,哪里出问题了?”老道士长吁短叹,手指捻着下巴稀疏胡须。

    齐治在一旁,用衣襟沾着稻田里的水,擦拭脸上的灰尘,因为身上棍棒留下的红肿,疼得龇牙咧嘴。

    听到老道士埋怨,齐治翻了个白眼,“师父,你学艺不精,就别埋怨这个,埋怨那个。要我说,好端端一个太太,只是得了风寒,吃几贴发汗药就好了。被你好一番折腾,差点送掉半条命。幸亏今天这家心善,咱爷俩没吃官司就谢天谢地了。”

    老道士瞥了他一眼,气得吹胡子瞪眼,“就是你这个丧门星,自从老道收养了你,一直运道不差,越混越差不说,还接连犯小人,霉运当头。”

    五年前,齐治孤身一人,拜入老道士门下,如今他已是个十五岁少年。

    “师父,咱说话可得讲良心,弟子拜你为师,可没吃香的喝辣的,这些年饥一顿饱一段,跟着你餐风露宿,被恶仆追打,被恶狗咬,什么苦没吃过?以我看来,是师父你本就霉星高照,弟子被你连累了。”

    老道士起身,叉着腰,要树立师道威严,“放肆,有你这么跟师父说话的吗?”

    齐治也不怕他,走到他面前摊手,“师父,你讨厌弟子,想要解决不难,把拜师礼赐还,再逐我出师门即可。”

    想当年,齐治也不是空手入门,以三斤重的铜如意为拜师礼,如意做工精致,材料更是极纯的紫铜,值好大一笔钱。

    这些年来,齐治看穿老道士底细,知道他是不学无术、混吃混喝的江湖骗子,三番五次想要离开,每次提到铜如意,老道士就怂了。

    这次也不例外,果不其然,老道士瞬间眉开眼笑,“好徒儿,师父跟你开玩笑呢!别闹,给师父打壶酒去!”

    齐治刚想说哪有钱,却见到老道士的双手,分别抓着酒葫芦和二十枚铜钱。

    齐治气得火冒三丈,“我们都饿了三天了,你不是说没钱吃饭吗?”

    老道士理直气壮,“是没钱吃饭,不过有钱喝酒。”接着语气放缓,“徒儿,你不知道酒中乐,喝一口,与尔同销万古愁。大不了,待会儿酒打回来,师父让你三口。”

    齐治翻个白眼,“我不喝酒,师父能有几口热馒头最好。”

    老道士不耐烦了,“还不快去!村西头张老三家,酒要从靠墙的那口大缸里舀。记得打酒的时候,一双眼睛盯紧些,张老三和他婆娘奸猾无比,惯会在酒里掺水。”

    说吧,老道士双手背在身后,朝着田垄东边方向走去。

    村东头有家破庙,正是师徒二人栖身的地方。

    齐治打酒回来的路上,心里摇头叹气,邋遢老道、嗜酒如命,再加上酒葫芦,怎么看都是仙侠模板,谁想到竟是个骗吃骗喝的大骗子。

    酒葫芦也不是法宝,不能装下半缸酒水,也不能跳出斩首飞刀,而是最普通的酒葫芦,市场上一文钱三个,齐治曾经有次失手,把葫芦口磕掉半块。

    “亏!亏大了!”

    齐治回到破庙的时候,还在纠结这件事情,肚子咕咕直响,反正饿得睡不着,索性坐在庙里看星空。

    这座破庙,仅有一间破屋,剩下三面墙壁,屋顶被狂风掀飞,如今搭上几块草毡,好歹能遮风挡雨。

    老道士斜靠在倒地横梁上,将葫芦凑到鼻端,沉醉嗅道,“好一壶老酒,老道我能活着,就是为每天能有顿老酒。”

    齐治装作没听见,抬头透过稀疏稻草,望着头顶星空。

    来到这个世界五年了,时间已经太久,久到连记忆都成了奢侈品。

    前世的齐治,乃是一名宅男,平生爱好广泛,论坛灌水、扫文、b站追番等等,属于离开电脑手机,就不活不下去的重度宅男。

    可惜一次微不足道的小事,引发齐治穿越。

    那天,齐治正在电脑上,下载某款号称市面上最强大的扫描器,号称能扫遍电脑里每个角落,隐藏再深的文件也能扫出来。

    这款软件下载到99%的时候,突然显示屏熄火,电源线反而窜起滋溜火花,夹着几丝电弧落入主机,然后爆炸发生了。

    等到齐治醒来,已经穿越到这个世界,成了个十岁的幼童,身边除了家传铜如意外,什么东西都没带过来。

    地狱难度开端,齐治愁眉苦脸坐在地上,直到他遇到老骗子。

    老骗子的卖相,符合游戏风尘的世外高人形象,他几句话忽悠,便将齐治骗得服服帖帖,将铜如意拱手献上,甘愿成了老道士的弟子--小骗子。

    五年过后,齐治没有学会高强的武功,也没有学会修仙,唯独学了一身坑蒙拐骗的本事。

    “咕咕咕!”

    空荡荡的胃在蠕动,打断齐治对往事的回忆。

    齐治又叹了口气,“总这么饿着不是办法,师父,咱是不是想想法子?”

    老道士已喝掉大半葫芦酒,正有些微醺,“徒儿,你整天总想着吃,这可不好。师父传你的辟谷术,你定然没有修炼到家,否则不会这么大呼小叫。”

    “师父,您老的辟谷术是骗人的。”齐治撇撇嘴,“你可以不吃饭,那是喝酒给醉饱了,弟子才十五岁,还在长身体,你倒是大发慈悲,别让我饿死!”

    老道士听得心烦,“你这小子,啰啰嗦嗦,还不快滚!”

    齐治乐了,“这可是你说的,师父你真要逐我出师门,请先把铜如意赐还!”

    其实,这些年来,齐治已经攒了些碎银子,都藏在鞋底,就算离开老道士,也能自力更生,之所以索要铜如意,还是想从他身上,诈出些东西来。

    老道士摸摸后脑勺,“要铜如意,没有!”

    这个回答在齐治预料之内,他当年偷偷跟着老道士,亲眼见他将铜如意典当,换成一壶壶老酒喝个精光。

    “师父,这可就麻烦了,拜师礼不赐还,弟子可走不得!”齐治态度强硬。

    老道士握着酒葫芦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借着月光照射,齐治看他额头浮现细小汗珠。

    “罢了,老道着了你这逆徒的道儿,只能把压箱底的绝招传授给你。”老道士满脸大义凛然。

    齐治急忙伸手,“打住,师父莫再来了,这套早已不新鲜了,什么隐身术、穿墙术、云中捞月,这些弟子都会,全是骗人的把戏,连顿热馒头都换不来,还请不要故技重施!”

    老道士被喝破用心,一时间慌张起来。

    “师父,弟子跟你五年,鞍前马后伺候,你把我当下人使唤了整整五年,一分钱没给,还时常拿弟子的私房钱出去喝酒,你摸着良心想想,弟子对你仁至义尽,向你要些东西不过分吧?”

    老道士似有意动,点头,“不过分。”接着露出惫懒神色,“可是我没钱,什么都没有?”

    齐治笑着说道,“弟子不要钱。师父,以你这幅性格,能混到今天还没被打死,肯定身上有一两手傍身绝活,弟子虽然不成器,也想和你学学!”

    老道士神情警惕起来,看着齐治后退几步,“你胡说什么?”

    齐治见状,知道自己这一诈,还真有效果,老骗子果然有秘密。

    “师父,弟子离开后,也想要安身立命,想求你赐下几手吃饭的真本事!”

    齐治说话时,故意在“真本事”上重点咬字。

    这时,天上乌云遮住月光,庙里光线暗了,让齐治有些看不清老道士表情。

    “原来这样,好说好说!”

    乌云散去后,月辉重又洒落大地。

    老道士开怀大笑,这个表情齐治不陌生,正是平时“宰肥羊”的姿态,这让他一颗心悬起来。

    “好徒儿,师父平时只顾着考验你的心性,却忽略你的感受。今天幸好你提出来,否则师父自己都忘了。”

    老道士双手束在身后,气势和平时截然不同,“实话和你说,为师乃是传说中的修仙者!”

    哈啊?!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